手机版
1 1 1

共产党员网 党建 党史博览

许广平入党的故事

  许广平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位引人瞩目的女性之一,她刚强勇敢,率直情真,追求自由与平等,具有一定的才华。她与鲁迅冲破世俗偏见、坚贞不渝、极富个性的爱情故事一直家喻户晓,传为佳话。她的这种独特个性同样也表现在对信仰与事业的追求和奉献中。鲁迅在世时她与他并肩战斗,为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革命事业鼓与呼;鲁迅逝世后,她继续义无反顾地追随共产党并至诚为其奋斗终身,一如既往地信念不变,以能够早日加入共产党为荣。

  

  1963年的许广平

  争取入党——一个炽烈而执著的愿望

  1961 年6 月6 日,是许广平终生难忘的日子。经毛泽东、周恩来亲自审批之后,在这一特殊的日子里,她被光荣地吸收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梦寐以求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她的心情甭提有多么激动和喜悦了,那是无以名状、无法用语言描述得清楚的。

  其实,一直以来,在许广平的内心深处,她长久地怀有一个炽烈而执著的愿望,就是渴望自己真正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为此,她时时处处(尤其是新中国建立以后)以共产党员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自觉地注意克服一切非布尔什维克的思想意识和言行举止。

  早在硝烟弥漫、处境严峻的抗日战争时期,许广平就对党的事业忠诚不二,表现勇敢。1942年12 月,杀入上海的日本侵略军为了寻找上海抗日知识分子和出版家的线索与行踪,逮捕了许广平。在上囚车的一刹那,她机智地让年仅10岁的儿子周海婴通知了党在上海文化界的负责人王任叔,使其他同志幸免遭难。在宪兵队里,当敌人对她施加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时,她始终抱定“牺牲自己,保全他人;牺牲个人,保存团体”的信念,表现得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在刑讯庭上,许广平还进行了一种特殊的斗争。敌人对每一本作者签名赠送给鲁迅的书,都要仔细盘问,想从中得到对他们有用的线索。他们追问作者的情况、与作者认识的经过以及作者当时的住址等。如果同一作者赠送了两本,就要追问哪本赠送在前、哪本在后。每就一本赠书进行盘问时,就如同过一道难关。许广平必须编造一些口供来迷乱、骗过敌人;每次的口供又必须一致,以免露出破绽。许广平克敌制胜,勇敢机智地进行了巧妙的斗争,并于1943年3 月1 日获释。抗日战争胜利后,许广平又永不懈怠地积极投身于反独裁、争民主的运动中去。经常为《民主》《周报》等进步刊物写稿,并担任了中国妇女联谊会上海分会的主席,参加了中国民主促进会,担任上海市小学教师联合会进修会的顾问。1948 年10 月,在党的关怀与安排下,许广平与其他民主人士一道进入解放区,参加了新政协的筹备工作。

  许广平不仅从工作表现与实际行动上展示靠近、加入党组织的决心和信心,而且还不断地打报告提出申请,从急切的入党心情、热切的入党心声上,促使这一愿望早日实现。但是,组织上的态度总是不那么明朗。组织上有它的诸多考虑。这几乎成了许广平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化解不开的一块心病。直到在某一次会议之后,她才明白,原来党组织对自己是另有期待的。这次,是周恩来总理亲自找许广平谈的话。周恩来语重心长地对她说:“你留在党外,工作会比较方便一些。”许广平恍然大悟,理解地点点头。

  这天晚上,知悉个中究里的许广平回家后,来不及脱换外衣、拖鞋,就心情畅然地直接来到儿子周海婴的房间里,兴冲冲地把这一消息告诉了他。

 

  

  鲁迅、许广平与儿子海婴

  从此,许广平心里有了底。但最终一定要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夙愿,是她不变的情愫。她坚持不懈地为党为人民勤恳做事的劲头更足了,她像一个一切听从师长教诲的学生,愈加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工作中去。新中国成立后,许广平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秘书长。后又担任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全国妇联副主席、全国文联副主席、民主促进会中央副主席、国际民主妇联理事、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委员等。

  当时,许广平除了在政务院上班之外,还担负着全国妇联副主席的重任。妇联的外事活动不但多,而且十分重要,每一次外宾来访,由谁出面接待合适,往往是外交部领导甚至是周恩来总理亲自指定的。譬如,比利时皇太后、西哈努克的公子、溥杰的夫人等等,都指名要许广平出面接待。

  为了做好西哈努克的公子的工作,许广平精心准备,特意送给他一套她一直视为宝物的由木箱精装的1938 年版《鲁迅全集》。这一举动当时颇使周海婴有些舍不得,建议母亲改送一套普通版本的就完全可以了。可是,许广平站得高、看得远,自有她很深的用意在里面。她对儿子说:“公子正在北大攻读中文,他会知道这套书的价值,从而感受到我们与柬埔寨人民的友情和对他们抗击美帝的支持。”

  1961 年春,许广平率中国妇女代表团第一次赴日本访问。在29 天里参观视察了27 个城市。在活动的空隙里,许广平受周恩来总理的委托,还专门约见了溥杰的夫人嵯峨浩,向她详细介绍了中国的变化与溥杰改造后的生活,并转达了溥杰和爱新觉罗整个家庭及周恩来总理的意愿,希望夫人返回中国与丈夫团聚。许广平还将周总理亲自选定的礼品——具有象征意义的贝雕“双鸟栖樱”赠送给嵯峨浩。嵯峨浩捧着溥杰的照片和“双鸟栖樱”十分感动,流着泪扑向许广平的怀抱。后来又加上廖承志、西园寺公一等多人的努力,终于促成了溥杰一家的团聚。

  许广平除了对分配给自己的任务绝不请假以外,凡遇上哪位姐妹临时身体不适,外事处来电话向她紧急求援的事情,准备的时间往往只有半个小时,她总是一口答应,放下手头的公务私事,立刻换了衣服直奔机场。这种情况相当多地发生在她的身上,她已经习以为常。有一次傍晚,许广平为临时要出席一个外事方面的宴会,赶回来换旗袍,由于匆忙,出门时在院子里摔了一跤,左手支地时手腕骨折,但她还是托着伤腕,忍着伤痛,照常在宴会上与外宾应酬。不知怎么地,这件事随后竟然被邓颖超知道了,邓颖超特地派人给许广平送来一封问候信和几帖中药“三七”,供中医配药之用。然而,许广平终因治疗延误,接骨后仍然扭曲,给她后来的生活带来很多不便。

  在繁忙的外事工作之余,许广平还担负着一项特殊任务,就是统战部门要求她利用多年建立的友谊,不时去探望一些党的重要朋友,关心他们的起居,了解他们有些什么想法和要求,以便更好地做工作。

  入党之日,将庄严神圣时刻记载备案

  许广平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克己奉公地为党工作,终于在1961 年6 月6 日光荣入党。这充分说明,她所作的一切是出色的,不负众望的。她为自己最终归属到中国共产党这个优秀温暖的大家庭里而倍感振奋和欣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的许广平,有幸为深爱的鲁迅未竟而共产党已创立的全新的事业,能够更加充分地施展自己的才华和贡献毕生的力量,感到无尚光荣和无比欣慰。对于这样一个重要时刻,许广平当时在一个小本子上有如下真切简约的情况记载:

  1961.6.6 是我有历史意义的一日。我活着,要为中国、人类做些有益的事。

  T(党)批准我做为一个党员,就要无负于T的教育和培养。

  T 又上溯到去年十月起,允许我从这个月交T费, 即是说:从去年10月已被批准了。意外的感动者一。

  知识分子原定预备期二年,党对我宽大对待,定为一年,这又是意外的第二个感动。

  T 派(民主党派)总支:

  总书记焦琪 副总书记田庄

  小组生活 常克明 看文件 陈景明

  T 费交1% 稿费收入1—2%

  由上可以看出,许广平对中国共产党的赤胆忠心所在,她感慨兴奋之情油然而生,为党的事业付出再多的心血与汗水都在所不辞的决心与奉献精神均跃然纸上。

  据从事鲁迅文物工作55 年的资深博物馆工作者叶淑穗撰文回忆:“1961 年6 月的一天,我有事到许先生家,许先生那天特别高兴,把我带到她的卧室,兴奋地告诉我,她已被批准入党了。那天许先生滔滔不绝地和我谈了不少做人的道理。许先生对共产党有一颗诚挚的心,无论是顺利时或困难时,她始终相信党,跟着党。”

  这一年,许广平63 岁。虽然患有严重的冠心病, 但她的精神状态却越加意气风发,竭诚尽力。除了工作, 她总是倚坐在半软靠椅上阅读报纸文件, 时不时还转身伏到写字桌上,在一个练习本上抄录她认为重要的段落。她要学习再学习,以不负身上的重任和光荣的称号。这一点,仅从她以党的事业为重、十分关心博物馆的工作上可见一斑。

  就在入党后不久的1961 年8 月22 日,许广平以对党的事业高度负责的工作态度,向党组织递交了一份《许广平对鲁迅博物馆的意见》(这份文件最后由文化部党组齐燕铭签批)。该《意见》就“博展方针”“组织领导”“陈列内容”“人事安排问题”四个方面,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具体而中肯的意见和建议。比如,在组织领导问题上,她向党写出自己的心里话:“北京馆开始时,郑振铎曾要我管理,我说我既交出来我是信任党,交给党了,我不能再管了。领导关系也变更多次,最初属于文化部领导,后又属北京市文化局领导……现在又划归区领导,我也不知道,只是矫庸(注:鲁迅博物馆工作人员)、许羡苏向我反映划归区里领导,问我有什么意见。我考虑有意见不好向他们说,就说谁领导都是党的领导,都是一样。但今天我向党内说,要说我个人的意见,我个人认为区领导有困难,因为区里中心工作多,运动也多,中心工作和运动一来,干部们都去搞中心工作,就没有专门研究的人了。”“北京馆有弓濯之主任在馆里负责,他过去做过县长的工作,到馆后认为自己是降级了,对鲁迅他是不熟悉的,对博物馆业务是不熟悉的,所以鲁迅博物馆不如上海,上海还是白手起家的,说明管理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谈得既坦率又恳切。所以文化部党组的批示是:“她所提的一些意见,我们认为应该考虑。”

  然而,令人惋惜的是,要不是突发事件来得那么快,突然夺去她的生命,入党后的她一定还可以更好地为党和人民做更多的事情,有更多奉献。

  1968 年3 月3 日, 许广平因受“ 四人帮”偷盗鲁迅全部书信手稿一事的刺激,心脏病突发,猝然逝世,终年69 岁。许广平虽然“走”得突然,但她对自己随时可能会“走”早已从容有备。她在预先写好的遗嘱中一再表示:“如果我有一时的急变,致血液循环不通,竟然逝去的时候,我的尸体,最好供医学解剖、化验,甚至尸解,化为灰烬,作肥料入土,以利农业,绝无异言。但是,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的身体,最后也听党的决定。我的亲属,也望他们好好地、忠诚地听党的话,一切遵循党的指示,按毛主席指示的方向办事。”

  许广平在遗嘱中所道出的肺腑之言:“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的身体,最后也听党的决定。”告诫亲属要“忠诚地听党的话,一切遵循党的指示。”读之令人潸然泪下,感动不已——这分明已经展现了她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党的好女儿。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17日 13:25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