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五一口号”发布65周年之际:协商民主的成功实践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8日 14:26 | 来源:人民政协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中国的协商民主,自生于革命、建设特定的政治生态环境,形成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响应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筹建新中国过程中,呈现出中国共产党对历史传统的尊重、对政治经验的总结、对群众路线的坚持和对政治文明有益成果的吸取。

  多党合作中的政治协商作为协商民主最初、最主要的形式,既是对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形成的政党协商传统的继承,又是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的自觉选择。

  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提出“协商民主”、“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概念,对“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进行了规划和部署,表明中国共产党对人民民主的理论与实践有了更加成熟的认识和把握,必将对中国民主政治建设和发展产生战略作用和影响。

  协商民主是指协商主体通过自由平等的公共协商参与决策,概念源自西方,但基本原则、主要内涵和实现途径,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有了理论的探索和丰富的实践,被表述为“协商”、“政治协商”、“民主协商”、“协商合作”等。

  中国共产党首先探索并创造性地建立和推行了包括各政党合作协商在内的协商民主。第一次国共合作,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协商民主的有益尝试。1937年2月至9月,国共代表共举行了6次正式谈判,协商历时7个月,最终实现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正式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既是协商民主的思想与实践成果,又为抗日战争时期的协商民主奠定了基础。

  中国的协商民主,自生于革命、建设特定的政治生态环境,形成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响应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筹建新中国过程中,呈现出中国共产党对历史传统的尊重、对政治经验的总结、对群众路线的坚持和对政治文明有益成果的吸取。

  多党合作中的政治协商作为协商民主最初、最主要的形式,既是对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形成的政党协商传统的继承,又是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的自觉选择。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五一口号”提出“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是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协商的主题,实际上就是中国共产党对新民主主义政治纲领、对中国政治发展道路的发展步骤和实现形式的具体描绘。

  5月1日这天,毛泽东致函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和民盟中央常委沈钧儒,以协商的口气具体提出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的时间、地点、参会党派和原则、实施步骤等,提议由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于本月内发表三党联合声明,以为号召。

  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各种建议和意见都不是简单的口号,更不是一个定论,而是以谦诚的态度征求各民主党派的意见。

  “五一口号”发布之前,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已经确立了协商合作关系。“五一口号”的发布,标志着这种协商合作关系进入新的境界。“五一口号”所构建的正是以协商民主为内涵的新型政党关系。

  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热烈响应“五一口号”,拥护中国共产党重新举起政治协商的旗帜。

  共产党作为中国革命胜利的领导者,没有自恃政治力量上的绝对优势;共产党作为新政协的发起者,没有搞一党独裁的点缀,没有把自己的主张强加给别人,而是与其他民主党派和各界人士平等协商、共同决策,创建了聚合各方力量、协商建国、共享政权的开国之路。

  先协商后决策是新旧民主的主要区别,中国共产党保存并运用了这份宝贵的政治资源。周恩来说:“凡是重大的议案提出来总是事先有协商的,协商这两个字非常好,就包括这个新民主的精神。”中国共产党人已经把“协商”看成是新民主主义即人民民主的重要内涵,协商民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充分保障各阶级、各社会力量最广泛团结与联合的新型民主。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协商民主实践,主要在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之间展开,同时涵盖了各民族、各团体、各阶层等社会各界、各方面人士,体现了民主的广泛性,广开言路、广求良策、广谋善举,广大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得到最大限度实现。

  新政协筹备会和新政协主要任务的协商,主要在香港、哈尔滨和李家庄三地同时举行,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之间以及各民主党派之间进行。1948年11月25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达成了《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

  新政协筹备会和新政协的具体参与者的协商,时常为了某一个代表的适当与否而函电往返,多方协商,费时达数周之久。毛泽东、周恩来经常参加讨论。各民主党派领导人李济深、谭平山、蔡廷锴、沈钧儒、黄炎培等参加了这一工作,经过两次筹备会议和八次常委会协商,历时3个多月,最终确定参加单位为45个,最后确定参加新政协会议的五个方面的代表名额共662人,其中党派代表142人。

  协商制定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各党派经过反复讨论和修改,广泛地吸收了各方面的意见。此外,对新政协名称、新中国国名、革命胜利后民主党派前途、国旗、国徽和国歌等问题,各政党都进行了充分协商。

  周恩来说:“新民主主义的议事精神不在于最后的表决,主要是在于事前的协商和反复的讨论。”这其实就是新中国协商民主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和理念。

  新中国成立后的建设实践,为协商民主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实行,就是党派之间实行协商民主的一种制度安排,为新中国成立后多党合作的有效运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及其他社会力量从“联合革命”到“协商建国”再到“合作治国”,和衷共济,团结奋斗,充分体现了协商民主主体地位平等;加强了国家法制建设、经济、军事和外交事务的协商,充分体现了协商民主领域广泛深入;在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双周座谈会、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及党外人士协商座谈会议上,参政议政,协商共事,充分体现了协商民主形式丰富多样。

  半个多世纪前,中国共产党对民主形式进行了不懈的探索和追求,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协商民主思想,符合历史发展规律。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深刻总结历史经验教训,高度重视协商民主的理论和实践,协商民主从国家政治层面向公民社会层面拓展,符合现代民主政治发展方向。

  在我国协商民主理论探讨和实际操作中,平等、参与、协商、公开、多数、理性等协商民主的精髓得到了发扬和传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点和优势。

  ——具有坚强的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协商民主的重要政治基础,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最大特征。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地域广阔、社会差异性比较突出的发展中国家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必须坚持在历史中形成的、由人民选择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协商民主无论是其组织体系还是程序过程,都必须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把协商作为基本的途径,让尽可能多的公众对国家的大政方针和地方重要事务以及群众生活等重要问题进行讨论协商,协调各方利益,以求取得共识。

  ——具有牢固的制度保障。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协商民主的现实政治制度基础。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推进器。人民政协在协商中诞生,在协商中发展,是我国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通过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在实施基本治国和执政方略、统合各种政治力量、进行政治整合等方面发挥重大作用。

  ——具有科学的运行规范。政治协商是我国协商民主的基本实现形式,是我国政党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自新中国建立以来,在实践中形成了特定的内涵和规定性,具有两种基本方式:一种是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的协商;一种是中国共产党在人民政协同各民主党派和各界代表人士的协商。重大方针政策和重要法律法规的制定,各级人大、政府、政协和司法机关等方面领导人选的确定,事先都广泛听取党外人士的意见和建议。确立了“就重大问题在决策前和决策执行中进行协商”的原则,实现了民主与集中的辩证统一,提高了决策的民主化和科学化水平。

  ——具有包容的平等精神。在我国的协商民主实践中,参与协商的主体囊括了来自各阶级阶层、各类政治活动主体的力量,平等协商,求同存异。民主党派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与中国共产党同为政治协商的主体,既坚持基本共识又保持各自特色,既团结合作又互相监督,政治利益一致,法律地位平等。从各个层次、各个领域引导和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尊重多数人的共同意愿,照顾少数人的合理要求,各种利益诉求和愿望得到充分表达。

  ——具有丰富的实践形式。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提出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基本形式。我国民主政治建设的现状表明,以人民代表大会为主要标志的、人民所拥有的选举、投票权利,始终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最根本的体现。协商民主体现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的扩大,实现了人民权利的行使和人权的保障。我国的协商民主具有丰富的资源和制度的保障,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常常以相互结合、相互渗透、相互交织的方式,融合在国家政治生活、城市公共政策、社会生活等层面的民主政治的现实操作之中。

  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已经65年了。实践证明,没有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功,没有“五一口号”的实现,没有协商民主的顺畅,就不可能发展到社会主义,也就没有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建设。

  “五一口号”的发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成功实践。(陈延武)

责任编辑:葛燕燕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