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以公平支撑起中国梦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08日 09:03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社会公平既体现为一种价值理念,也体现为一种制度安排;既可视为一种原则和标准,也可视为一种状态和结果。

  自去年11月习近平同志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第一次阐释中国梦的概念以来,特别是今年3月习近平同志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中反复提及中国梦以来,中国梦已成为备受关注的热门词语和话题,点燃了无数中华儿女的奋斗激情。

  所谓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这样的中国梦,既是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中国梦的实现,需要付出艰巨的努力,需要制度的保障,也需要公平正义的支撑。

  有公平才能保障梦想成真

  每个人都有梦想,但每个人的梦想各不相同。同样一个梦想,对一些人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梦想,对另一些人来讲可能却是一个很小的梦想;对一些人来讲很小很容易实现的梦想,对另一些人却可能是一个巨大的难以实现的梦想。

  每个人都有梦想的权利,每个人的梦想都应该实现,只要这种梦想是合理、科学的,不违背社会规范的,不损害他人利益的,不影响他人实现梦想的。

  不论是大梦想还是小梦想,梦想的实现都需要一定的条件,包括机会、社会资源等。因此,机会、社会资源分配以及分配规则的公平合理,就直接影响着每个人的梦想能否实现。在一个机会、社会资源分配以及分配的规则公平合理的社会,绝大多数人的梦想都有实现的可能。反之,在一个机会、社会资源分配以及分配的规则既不公平也不合理的社会,一小部分人可能拥有实现梦想的巨大可能性,而许多人的梦想却可能成为泡影。比如,教育机会和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公平,在保障一部分人享有更多的教育机会、更优质教育资源的同时,另一些人却连有学上都可能成为泡影;就业机会和人才招聘规则的不公平,在保障一部分人优先就业、优先选择就业岗位的同时,使另一部分人的就业机会可能被剥夺;晋升机会和晋升规则的不公平,在保障一部分人不断得到晋升、违规晋升的同时,使另一部分人的正常晋升机会可能被剥夺;收入分配的不公平,在保障一部分人享有更高收入,得到远远超过其劳动贡献的收入的同时,使另一些人的收入可能长期得不到应有的增加;社会保障的不公平,在保障一部分人享有更高福利的同时,使另一些人的基本生活都可能难以得到应有的保障。因此,要保障所有的人有梦想成真的可能,必须坚守公平正义这一底线。

  建立以“三大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

  梦想的实现取决于梦想是否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是梦想还是空想、幻想,同样取决于实现梦想的机会和条件。现代社会是竞争社会,实现梦想的机会和资源又是有限的,因此,必须以公平支撑起我们的梦想,以公平保障每个人梦想的实现。

  人们在谈论公与不公时,其实使用的概念是比较模糊的,可能暗指的概念是公平,也可能是公正或公平正义。这几个概念的内涵尽管存在区别,但差别不是很大,所以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混在一起使用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公与不公,本来就是人们对某种社会现象作出的一种价值判断。“合意”的就是公的,不“合意”的就是不公的。

  问题在于,根据什么标准来判断某种社会现象是否“合意”?每个人的判断标准可能千差万别,但社会上大多数人通常会使用大致相同的标准或参照系来评判某种社会现象是公还是不公。大体而言,“公”强调的是各种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的权利与资源在社会成员之间合理分配,每个人都能得到其所应得的;各种义务由社会成员合理承担,每个人都应承担其所应承担的。而要实现这种合理的分配与承担,就要形成与之相适应的制度体系。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公平既体现为一种价值理念,也体现为一种制度安排;既可视为一种原则和标准,也可视为一种状态和结果。

  在竞争社会条件下,从竞争的过程看,公平包括竞争起点、竞争过程和竞争结果等3个环节,3个环节是一个相互制约、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起点公平是指人们在占有生产资料和社会资源方面的公平,这实际上是人们在社会政治和经济地位方面的平等问题。而要做到起点公平,必须做到教育公平。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必须大力促进教育公平,合理配置教育资源,重点向农村、边远、贫困、民族地区倾斜,支持特殊教育,提高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水平,积极推动农民工子女平等接受教育。

  过程公平也就是机会平等、规则公正。过程公平是结果公平的前提,没有过程的公平就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结果公平。它包括3个方面:一是人们有公平地进入市场的机会。市场对每一个人的开放程度应该是相等的,不应该给一部分人贴上允许进入的标签,而对另一部分人贴上不允许进入的标签。区别对待本来应该具有相同地位的人,实际上就是只对一部分人开放市场,而对另一部分人关闭市场,这就违背了公平进入市场机会的原则;二是人们有公平的就业机会。这就必须排除诸如性别、家庭背景等个人特征对人们就业的影响,否则就会使一部分人失去获得某些职业和较高报酬的机会;三是人们有公平地获得资本的机会。资本市场天生就偏爱富人,对富人的偏爱实际上就是对穷人的歧视。作为前提的机会不均等和作为结果产生的非效率,以及以后机会的进一步不均等所产生的恶性循环,将直接影响穷人在开办企业、购买住房、接受教育以及所有形式的人力资本方面的投资。

  结果公平是人们追求的目标。结果公平是由起点公平和过程公平所决定的,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发生问题,都不可能达到真正的结果公平。结果的公平,必须靠起点公平和过程公平来保证。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结果公平事实上很难做到。因此,今天我们讲公平,更多的是讲要努力做到起点公平,首先是教育公平,全体人民经济社会地位的公平;其次要尽可能做到过程公平,也就是机会平等、规则公正,这是应该做到的,经过努力也是能够做到的。

  正是基于此,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加紧建设对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具有重大作用的制度,逐步建立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努力营造公平的社会环境,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的权利。要做到权利公平,我们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就不能因为出身、职业、财富等不同而被区别对待,当前尤其要重视户籍制度、劳动合同和劳动报酬、城乡人口选举比例等“权利公平”。要做到机会公平,就要努力通过顶层设计来建立制度,努力寻求兼顾各方利益的平衡点。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能力有高低,结果会有不同,但机会必须公平。规则公平的重要性则往往超过权利公平和机会公平。目前我国社会矛盾多发、高发,往往与某些方面不那么公平有关,这已经引起党和政府的足够重视。

责任编辑:李佳蕖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