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兰辉:清廉 一贯不计名利

  凉拌豆腐丝、卤牛蹄筋、牛脸、三鲜汤。兰辉每次在外吃饭,翻来覆去就是其中几个菜,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吃饱就行”。他下乡,经常都不会给乡镇打招呼,中午自己随便在街上找个小馆子,泡一碗干饭几口吃了,下午继续检查工作,好几次被村民误认为是邻村的群众。

  从一名普通的教师到团县委再到政府办,一路从基层干起成为分管交通、安监、民政等工作的副县长,北川灾后重建几十亿的工程,经常有人找到他“帮忙”,但他从没用手里的权力为家人谋过福利,办过私事。

  吃饭 翻来覆去就那几个菜

  兰辉下乡到北川关内检查交通安全工作,北川交通局副局长赵云书几乎每次都会跟随一起。“在汛期、冬季,兰县一个月要到关内五六次,在平时,一个月少则也有三四次”,赵云书说,“他就是只要工作不要命。”

  今年5月16日,兰辉从绵阳市八医院还未办理出院,就打电话给赵云书说早上9点半在县政府门口集合,到关内检查交通安全情况。“我在县政府门口碰到他,他走路屁股都还不自然。”赵云书说,兰辉要求先到坝底乡、青片乡一路看一看关内客运车辆运行情况,“我当时就问他,兰县,你屁股遭得住不,他笑嘻嘻地说,得行、得行。”

  一路上,兰辉没有给任何一个乡镇打电话,看完一个点说一个点,工作一说完又继续往前。

  “那天到了青片乡,他临时说要到关内马(槽乡)桃(龙乡)路去看一看,我劝了又劝还是要去。”赵云书劝阻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头两天下雨,马桃路不知道能不能通行,二就是兰辉的屁股能不能够坚持。结果还是按兰辉的指示一路检查到了桃龙乡,然后从小坝乡返回到禹里乡。

  到下午三点过,才找了一家餐馆,点了一份牛肉、一个白牛滚水泡了一碗饭。“跟兰县下乡,首先要做好三个思想准备”,赵云书说,“跑得、饿得、累得”。到关内的道路检查,一路走走停停,一耽搁大半天就没有了,每次吃饭的时间没有个准点。所以兰辉的驾驶员和随行的车上都会提前准备一些面包、干粮等食物,以防饿得前胸贴后背。

  那天情况又是这样,下午四点了,一行人才到达禹里乡,兰辉要求还要到都坝乡去看一看,终于被驾驶员拦住,“兰县,你晚上还要回八医院去换药哦”。兰辉这才摸了下屁股,乘车回到安昌镇。那天回去,已经晚上8点过了。

  凉拌豆腐丝、卤牛蹄筋、牛脸、白牛滚水、三鲜汤。兰辉每次在外面吃饭,翻来覆去就是点其中几个菜,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吃饱就行”。他下乡时,经常都不会给乡镇打招呼,中午自己随便在街上找个小馆子,泡一碗干饭几口吃了,下午继续检查工作,好几次被村民误认为是邻村的群众。

  5月23日,他生命中最后一顿午餐,只是在白坭乡伙食团吃了一碗汤泡饭。

  穿衣 没找出件像样衣服

  兰辉的小学同学李亚也在北川工作,有一次在北川电视节目上看到兰辉下乡检查工作的身影,忍不住给兰辉打了个电话,“刚刚在电视上看到,还是那么瘦,到底是吃不得还是忙到没得时间吃?还有你穿的那件黑色T恤检查工作,哪里像个领导样子嘛。”

  还有的朋友直接说,他一个副县长穿得太寒碜,劝他去买几件能“上得了台面”的衣服,兰辉则说:“我现在已经穿得够好了,况且,我们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晓得,还有很多地方要用钱。”

  妻子周志鸿每次要给兰辉买新衣服,他总是推东推西。县政府办驾驶员陈邦清说:“兰县长从不穿名牌,和他共事5年,很少看到他穿新衣服,皮鞋也是补了又补,实在不能穿了才扔掉”。他穿着朴素,衣服从来都是简简单单的几件,同事们数都数得过来。毛衣都严重起球了还舍不得扔,一件衣服他穿了六年,都洗得有些发白了。

  陈邦清说,我记得他夏天就穿那件格子衬衣,还有一件黑色T恤,冬天就那么两件羽绒服,“到他竞选副县长时,才买了一件像样一点的西服。”

  在5月23日兰辉离开人世的那天,北川禹通路桥公司吴云到兰辉家中拿取他的衣服,整个衣柜翻遍了没有找到一件像样的。他回来给县上的朋友说:“按我的看法,他衣柜里没有一件衣服拿得出手。”

  家人 妻子至今仍是临聘

  兰辉的妻子周志鸿原是北川供销社一名工作人员,后来供销社改制,周志鸿没有了工作。2004年,周志鸿经人介绍,到了北川大酒店(北川老县城)应聘做了一名出纳。原北川大酒店负责人赵义兴说,当时兰辉已经是北川政府办主任,大小也是一名干部了,上下领导哪个不认识,“按说随便把周姐安排到哪个单位找一个轻松的工作,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没想到她还到酒店来上班。”

  周志鸿的工作一直干到大地震来袭,北川大酒店已经无法使用。在新县城建成后,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北川羌族自治县管理处招聘工作人员,没有工作的周志鸿再次应聘做起了一名临聘人员。而这时的兰辉,已经是北川副县长。

  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期间,他完善内部管理制度,始终坚持厉行节约。任副县长以后,他多次告诫家人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你们不要想着利用我工作职务之便,去插手工程建设,我不会给你们开绿灯。”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上任副县长一职后,兰辉分管北川交通、安监、民政等工作,北川灾后重建几十亿的道路重建工程,经常有人找到他“帮忙”,但他从没用手里的权力为家人谋过福利,办过私事。

  “辉儿从来没有用手中的权力为家人考虑过什么。”兰辉的表姑兰芙蓉回忆说,一些亲戚朋友曾求他帮忙找工作、减免办厂税收等都被他回绝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找过哪个领导提私人要求,也从来没有利用职务之便为家人和亲戚朋友谋过私利。“他家在新县城尔玛小区E区摇号分配的一套90平方米住房,至今还有5万元住房贷款没有还完。”

  “二哥(兰辉在家中排行老二)从不在意吃穿,一大家子的经济条件虽不是很好,但他们一直生活得很满足。”兰辉的堂妹兰红梅这样说。直到现在,周志鸿仍然是一名临聘人员,女儿兰欣怡在南京大学读大二,家中还有82岁的老父亲。大哥兰军、弟弟兰强也都没有正式工作,哥哥在就职工厂倒闭后找了个看仓库的活,弟弟在绵阳一家酒店打杂。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25日 14:21 来源:绵阳日报 编辑:阙东临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