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教育实践活动中的共产党员:“货郎电工”王炳益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28日 04:30 | 来源:人民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13年走了5个长征路

  车到贵州省榕江县兴华供电所,一群人西装革履迎出门,人群后扎眼地立着个黄色工作服——脸色黝黑,身材敦实,脚穿一双解放鞋。“是王炳益大哥吗?”记者问。那人生涩地握住记者的手,咧开嘴来笑,半天只答了一个:“哎!”

  榕江是个“像凤凰羽毛一样”美丽的地方,但是,“上坡登上天,下坡到河边”,王炳益是兴华供电所抢修班班长,分管月亮山区摆乔、上下午等几个村寨线路的抄表和维护工作,地图上原本22公里的主线路,实际翻山涉水要走50多公里。工作13年,走了6万多公里,相当于5个长征。

  “我走的这条路,要趟过109道河水。”这个数字王炳益不知数了多少回。秋来水位回落,艳阳还高照着,记者挽起裤管探脚入水,凉意顿沁入肌骨。

  山里来了“货郎电工”

  除了随身的电工包,王炳益还背一个土布袋袋,里面装着洗衣粉、食盐、感冒药等,拎一拎有20多斤重。“这都是给老乡带的,年轻人到外地打工,老人出来一趟不容易。”村民吴忠亮说。

  每月3日,摆乔村的苗族冷老各老人都会守在门口等王炳益。“老两口生活全靠低保,我自己节约一点帮他们交上电费,顺路砍些柴火,带些药啊、肉啊给他们。”王炳益说。

  这次王炳益不期而至,70多岁的冷老各格外高兴,见了他就喊:“冬,木老冬!”翻译成汉语就是“儿子,你来啦。”

  中午匆匆扒拉几口饭,王炳益提起袋子去给各户送托他买的东西,到最后一家的时候屋里没人,他将一袋味精放在门口。

  “他们都叫我‘货郎电工’,每次进寨都热情跟我打招呼,老乡们的尊重和需要让我很幸福。”王炳益说。

  从想当逃兵到难舍乡情

  傍晚落脚上下午村,村民石洪亮远远看到王炳益,提来一大串从山上采来的野菌子要送给他。“他到我们这里送电,还帮忙修电视。”石洪亮对记者说。王炳益做电工前干过家电维修,现在也没丢老本行。

  “以前赶场摆摊修电器一天就可以赚几百块钱,干了电工后刚开始一个月工资才60块,现在也才1300多,又这么辛苦,不觉得亏吗?”晚上同宿一铺,记者给王炳益算账。

  “说不辛苦是假的,才开始的时候也想过当逃兵。”王炳益略作思量,“对我来说,钱不是第一位的,我家也在山里,这里的老百姓需要我,我也离不开他们。”

责任编辑:李佳蕖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3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