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党建 反腐倡廉

贪官“家族式腐败”:刘铁男哭称毁了孩子

  在最近查处的官员腐败案件中不少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家族式腐败”。一些官员的贪腐问题不仅涉及到他们自己,还涉及到他们的配偶、子女或其他亲属,更有甚者是全家总动员,形成了一个权钱交易的利益圈,一人当官,全家受益;一人“落马”,牵出“全家”。 “家族式腐败”的方式比较隐蔽,但危害巨大,经济上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政治上也给党和政府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这位站在被告席上忏悔自己罪行的人,就是曾经手握重权的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

  2014年12月10日,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受贿案宣判,刘铁男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在庭审中刘铁男的最后陈述提到了自己的家庭,尤其是与他构成共同犯罪的儿子,对于让孩子走上歧途他很懊悔。

  在很多腐败案件中,都可以发现所谓的亲情对权力的扭曲,刘铁男父子便将这种“亲缘腐败”演绎得淋漓尽致。在对刘铁男的起诉书中指控,“刘铁男单独或与其子刘德成,共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558余万元。”

  根据判决书显示,刘铁男案涉及的3558万余元财物中,通过他的儿子刘德成收受的贿赂达到3400余万元,占到了受贿总额的97%。

  儿子收钱,老子办事,儿子作为父亲的贪腐渠道,成为刘铁男案的一个重要特点。在刘铁男案宣判之后,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在24小时内连发三文,详细剖析了刘铁男与他的儿子刘德成走上贪腐之路的过程。

  在这篇题为《欲望尽头是毁灭------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案件警示录》的文章中还原了刘德成的心理,并且评论到“刘铁男的教诲在儿子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让他找到了一条最便捷的成功之路,这就是利用父亲职务的影响力、手中的权力攫取金钱。”

  2005年,刘铁男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儿子刘德成也正是从此开始收受大额贿赂,当时他只有20岁。 这一年,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为了让南山集团下属企业获得3万吨氧化铝的收购权,找到了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

  刘铁男出面,帮助南山集团下属企业完成了这笔购销合同,作为回报, 宋作文将人民币750万元汇入刘铁男之子刘德成控制的北京金华实科贸有限公司账户。

  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说过这么一句话:“从小我就觉得有钱就是万能的,有了钱就有了一切,他官越做越大,我钱越来越多”

  根据公诉机关指控,2005年刘铁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广汽项目通过发改委审批提供帮助,而应刘铁男的要求,广汽集团也将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安排在了下属公司工作。

  刘铁男回忆说,儿子刘德成在加拿大时期,就曾安排企业老总照顾他。而之后当儿子留学回国,刘铁男更是利用职权帮儿子安排工作,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他不仅仅知道儿子只领薪金不上班,对于其他犯罪事实,刘铁男也都知情。

  2006年6月至2011年8月,刘铁男接受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建林的请托,为该公司相关项目,通过国家发改委审批提供了帮助,共收受邱建林的贿赂1649万余元,而这一受贿行为也是通过刘德成完成的。

  在贪腐的战场上,除了父子兵,还有亲兄弟。一般是兄弟几人中有人做官,有人经商,这样的不同分工利于权利寻租,一家人共同发财。

  2013年1月12日深夜,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在河南濮阳的老家被查抄。同时被查抄的还有东白仓村的村支书、谷俊山的弟弟谷献军的家。

  总后勤部掌管着军队后勤保障的方方面面,身为副部长的谷俊山从中谋得了寻租的空间。在濮阳,谷氏家族势力庞大。最有名的除了大哥谷俊山,就是小弟谷献军。

  由于谷俊山主管军队后勤,远在濮阳的谷献军开办了家具厂和军用篷布厂,专门生产部队所需营具。这两家工厂的订单都来自部队,而且是先付款后出货。

  2014年3月,谷俊山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被提起公诉。谷俊山落马后,谷献军也落入法网。

  “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早些年山东省供销社原主任矫智仁受审时说的一句话,如今已成为许多落马贪官的经典感慨。在很多贪官的背后都有一个同样贪婪的内助,她们或出演“经纪人”,为丈夫权力代言,明目张胆与人谈判开价;或充当“批发商”,倒腾公共资源,进行权力寻租;或热衷“二人转”,丈夫前台倡廉,妻子后台受贿。

  2014年1月,渭南市住建局建管科原科长侯福才受贿案公开审理。侯福才涉嫌受贿:2191.9万元,另有3380.8万元来源不明。丈夫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收受贿赂;妻子借丈夫影响,垄断市场敛财。经法院查实,2003年以来,侯福才妻子曹艳芳在没注册公司没监理资质的情况下,利用丈夫的职权,冒用四家公司名义,垄断了渭南市的建筑监理市场,签订监理合同,涉案金额3000多万元,实际取得2197万余元。在侯福才被检察机关批捕后,其妻曹艳芳也因涉嫌合同诈骗、串通投标等落网。

  一人落马,全家被查。据反贪部门透露,从当前查处的大要案来看,贪官全家齐上阵的现象较为普遍。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腐败分子的胃口越来越大,他们不满足简单的权钱交易,而是要对权力进行深层次挖潜,形成权力产业链,提高权力的附加值。调查数据显示,80%的高官腐败案,都与家庭成员有着密切的关系。

  苏荣,曾任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江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2015年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苏荣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苏荣自身严重腐败,并支持、纵容亲属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权干政,谋取巨额非法利益。

  苏荣本人忏悔,家就是权钱交易所,他本人就是权钱交易所所长,不仅全家老小参与腐败,也带坏了干部队伍、败坏了社会风气、损坏了政治生态。

  2014年10月,时任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被广东省纪委带走。涉案金额2.5亿多元。一线办案人员说他不仅近乎疯狂地收受私企老板输送的巨额利益,还隐瞒裸官身份,使用公款送礼多次嫖娼,参与赌博,与多名女性通奸。他被一线办案人员形容为五毒俱全的干部。

  蒋尊玉的老婆、女儿、女婿亲家,甚至老婆的妹妹,女婿的舅舅都悉数落网,以蒋为轴心,家庭成员或多或少或深或浅地陷入其中,扮演其操盘手,权力掮客,以及赃款接收者的角色,家族蜕变为亲缘捆绑下的敛财共同体。

  蒋的妻子李某在上世纪90年代初,通过其妹妹的名义,成立了做房地产项目咨询的皮包公司。利用蒋尊玉在深圳市规划国土委的职务便利,以介绍地块转让,提供信息咨询等名目收取房地产开发商提供的利益。

  蒋尊玉的女儿出国留学,香港购物,外出旅游的费用也都由私企的老板提供,结婚时大肆收受私企老板送上的金钱和保时捷跑车,金条,钻石首饰等贵重物品。

  蒋尊玉的女婿黄某伙同其舅舅曾某某,通过向时任龙岗区委书记的蒋尊玉打招呼,使私企老板张某某在龙岗区南岭村的两栋400多套违建房,免予被区政府拆除,得以顺利建成并销售。黄某、曾某一次性收受张某所送72套房产,折合人民币3000多万元。

  一些贪腐官员认为,父子上阵、兄弟搭伙,都是自家人,安全;抱团贪腐、利益输送,拴在一条线上,隐蔽。孰不知最后坑了自己,害了全家。领导干部是否廉洁,与有什么样的家风关系很大。如何遏制“全家腐”的现象,除了加强制度建设、稳步推进官员财产公开、强化社会监督的同时,还要将反腐的防线前移,从领导干部的“身边人”抓起,积极培养“廉内助”、营造“廉洁家庭”。守住了家中的“廉洁门”,远离贪腐,小家才有平安,社会才有廉洁。

  (原标题为“隐蔽的“家族式腐败””)

  延伸阅读:

  刘铁男的“罪”与“悔”

  【新闻1+1】刘铁男案 父与子 罪与罚!

  【面对面】李连成:查办刘铁男案

  刘铁男庭上痛哭忏悔:“我如果按照党的纪律严格要求也不会犯法”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25日 00:28      来源:央视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3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