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党建 时事要闻

政协委员谈保障和改善民生(文字实录)

3月9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举行记者会,邀请5位全国政协委员围绕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点任务,就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提高医疗公共服务水平、以创业带动就业、推进养老服务、持续加强节能环保和生态建设等回答记者提问。

  3月9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举行记者会,邀请5位全国政协委员围绕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点任务,就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提高医疗公共服务水平、以创业带动就业、推进养老服务、持续加强节能环保和生态建设等回答记者提问。

  3月9日9时,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5位全国政协委员围绕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点任务,就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提高医疗公共服务水平、以创业带动就业、推进养老服务、持续加强节能环保和生态建设等回答记者提问。以下为文字实录:

  记者会主持人 刘佳义:记者朋友们,大家上午好。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第三场记者会现在开始。本场记者会的主题是“政协委员谈惠及民生”。今天,我们邀请了五位全国政协委员出席记者会,他们是: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育委员会副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亿利资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文彪,全国政协常委、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胡晓义,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本场记者会一小时左右,请提问时先通报媒体名称,每次提问一个问题,现在开始提问。

  新华社记者:有一个问题想请问胡晓义委员。去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已经超过2.3亿,我们发现在一些地区近年来仍然有基本养老金缺口等问题,请问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如何才能更好地持续下去?在现有的政策和措施下,如何才能保障越来越多的老年人能够安享他们的退休生活?谢谢。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 胡晓义:养老保障问题确实是一个重大的民生问题,不光关系到当下的民生,还关系到今后几十年的民生。我也注意到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就是人口结构变化的数据,我心里算了一下,去年比前年60岁以上人口增加了886万人。这是什么概念?每天增加24000人,几乎不到4秒钟就有一位人士进入到60岁以上的阶段了。也就是说,老龄化的脚步越来越清晰,老龄化的钟声越来越紧迫。我作为一个长期从事社会保障工作的专业人员,对这一点觉得还是应该引起各方面的高度重视。

  我履职政协委员的职务4年以来,提了4个有关老龄化的提案,都得到积极的回应。当然,我也知道,老龄化问题牵动着中国社会每一个家庭的神经。关于这个问题,我有几点看法。

  第一,大家还是要认识到,老龄化是社会发展进步的标志之一,不是洪水猛兽。迄今为止,我们人类所有有关人体的科学、发明都是指向延长寿命的,没有一项科学发明是想缩短人的寿命。实际上我们也做到了。“十二五”期间,我国人口预期寿命平均增长了1岁。大家都希望自己健康长寿,现在我们做到了。孔子说“求仁而得仁,又何怨”。所以,我们首先应该把这看成是一件好事。

  第二,当然老龄化确实给我们提出了很多重大的挑战。挑战是全方位的,仅仅从养老保障的这个经济生活保障来说,我们就看到了巨大的压力。人社部公布了很多数据,我就不重复了。就此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就当下而言,我们养老保险基金是收支平衡略有结余。我相信,这个结论是科学的,是符合实际的。但是,也确实存在两个突出的结构性矛盾:一是横向上,养老基金的地区分布不平衡,有的地方出现了当期支付的缺口。二是纵向上,老龄化加剧,我们未来养老基金支付的压力可能会越来越大。这两个挑战都是严峻的。

  第三,我们是有准备的,有条件、也有能力妥善应对老龄化的挑战的。因为现在全社会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共识,政府也采取了很多的措施,而这些措施是有针对性的,包括实施全民参保计划来扩大覆盖面,改善抚养比,包括进一步提高基金的统筹层次,在更大范围内化解地区间不平衡,进一步完善缴费和待遇支付的政策,让群众更加了解多缴多得的机制。用我们的话说,就是不要等到临近老年了,才想到生活怎么保障的问题,而是要做一个全职业周期的养老准备。也包括我们要增加外部的资源供给,增加财政投入,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还有通过投资运营来增加收益等。所以,我想招数是有的,办法是有的,现在关键是落实。

  第四,应对老龄化这件事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大家期待政府做更多的工作,政府也责无旁贷,这件事关系到每个人、每个家庭,需要共同努力、群策群力。过去的20多年,我们在非常薄弱的基础上建立起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引起了全世界瞩目。去年,在巴拿马召开的国际社会保障协会第32届全球大会上,中国政府获得了“社会保障杰出成就奖”。我想,这个荣誉不是哪个人、哪个部门,而是中国政府的。我念几句颁奖词:“众所周知,中国已经崛起为强大的经济体,相比之下,中国的社会保障方面取得的成就并不那么为人所知,然而这些成就并不比其经济成就逊色。当我们报告全球社会保障扩面所取得的进展时,一个重要部分归功于中国。过去30年中,全球极端贫困减少的72%归功于中国。”我想,国际社会对中国社会保障体系如此评价,我们自己更应该有信心。我相信,以中国人民的勤劳智慧和凝聚力,我们一定有能力、有办法战胜老龄化高峰的挑战,使全国老年人生活的越来越好,给中国人民带来更多的福祉。谢谢。

  凤凰卫视记者:这个问题提给黄洁夫委员,也是关于养老问题的,因为中国现在确实面临老龄化的挑战。像刚才胡晓义委员说的,老龄化钟声已经敲响,大家对于养老产业的发展是非常关心的。政府已经表态说,支持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相结合,很多社会资本对此也很感兴趣。您刚参加完全国政协关于推进医养结合型养老的双周协商座谈会,请问您觉得中国医养结合型养老的发展空间有多大?未来又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呢?谢谢。

  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育委员会副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 黄洁夫:你说的很对。去年,我们部分教科文卫体的委员去参加了调研,调研医养结合的养老服务业发展,参加了俞正声主席主持的医养结合养老型服务的双周协商座谈会。我对你的回答是这样的,空间是很大的。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现在60岁以上的人数超过2.3亿,我们国家已经进入了老龄社会。同时,老龄社会的步伐发展很快,同时,我们国家的老龄社会还有一些和世界不同的特点:首先,我们是未富先老;第二个是我们抚养的比例,一个家庭一个孩子,抚养比例比较高;另外,还有空巢化、失能的比例也比较高。所以,给社会带来较大压力。这次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提到支持社会办养老服务,特别是提到了,要做医养结合养老。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我们的养老机构与日本和中国台湾相比,有些差距。他们有些口号“为天下的儿女尽孝,为各级政府分忧”,我觉得这个口号不够全面,还要为政府、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出力。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从养老服务、从先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来看,这是一个高需求率、高就业指数的产业,当然还需要人力、物力,这都是其他产业比不上的,都是朝阳产业。比如,我们有社区养老,有居家养老,有医疗机构的养老,还有安宁疗护,这些都是属于医养结合型的。如果这些都要发展起来,我们需要养老服务业有关的工作,包括护工、康复师、养老的医生护士,国家可能增加1000万就业的指数。所以,这对经济发展十分重要。

  在调研中,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养老服务一定要跟医改结合在一起。大家知道,我们启动的医改是“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几年下来,2009年虽然有了重大的阶段性成果,但是人民群众看病就医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根本的缓解。在调研中,有一个干部说了一个例子,俞正声主席在上海做市委书记的时候,有一个上海市民写了一封公开信给俞主席,说他父亲得了癌症,入院难,他还讲了就医过程中的一些难处。我们现在有一些老年病人,由于慢性病、癌症、心脑血管疾病、心理障碍等疾病,由于医院床位有限,这些老年人进院十分难。特别是,我们要和医改结合在一起,把三级甲等大医院的资源下沉到地方去,把三甲医院的品牌和一些空置的二级医院和乡镇医院结合起来,这样把一些空置的二级医院转型成为医养结合的养老服务产业,这是大医院的品牌,这样的话,病人就不会遇到这样的困难了。所以,我们想能够把医改紧密结合在一起有相应的政策,让我们医养结合、养老服务业发展起来,可以为我们经济发展增添一个新的增长点。谢谢。

  人民日报记者:请问许家印委员。过去一年,我国脱贫攻坚取得了明显成效,脱贫攻坚越到后面任务越重。去年,全国政协就扶贫开发到大别山区、武陵山片区、延安等地进行了多次调研,鼓励政协委员积极参与脱贫攻坚。作为政协委员和企业家,您认为企业参与扶贫开发工作的有效做法是什么?谢谢。

  全国政协常委、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 许家印:你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说明你很关注扶贫问题。习总书记多次强调,确保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如期脱贫,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是我们党向人民、向历史作出的庄严承诺。去年,全国有1200多万贫困人口脱贫,超额完成了全年任务,扶贫力度前所未有。脱贫开发实现了良好的开局,目前,我们国家还有4300多万贫困人口,这些老百姓很多还生活在一些自然条件恶劣、产业基础非常薄弱的地方。所以,脱贫的难度就越来越大,应该说剩下的都是“硬骨头”。

  如何啃这些“硬骨头”?我认为,首先是需要产业扶贫、易地搬迁扶贫、教育扶贫等综合措施,需要“输血”,更需要“造血”,需要见效快,更需要着眼长远。我们通过帮扶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切身体会到,产业扶贫是非常重要的,就地扶贫如果没有产业的支撑,就很容易返贫;搬迁扶贫如果没有产业的依托,就很容易搬得出而稳不住。贫困群众的主要生产资料是土地和劳动力,只有依靠发展产业,把贫困群众的土地和劳动力转化为家庭的收入,才能实现脱贫。

  我们帮扶大方县的30亿资金,有一半是用在产业扶贫上。怎样才能做好产业扶贫呢?我认为有三个关键点非常重要:一是成立合作社,二是因地制宜地发展产业,三是引进上下游企业。

  首先是成立合作社,有40%以上贫困群众是因病致贫,有的人基本没有劳动能力。还有的老百姓要么缺资金,要么缺技术,要么就不懂经营,这就需要合作社把他们组织起来,通过土地入股、分红,以及力所能及的劳动收入,来实现持续增收,稳定脱贫。第二,要因地制宜地发展产业。贫困地区的资源条件各不相同,有的地方适合种粮、种棉,有的地方适合种瓜、种菜,有的地方适合养猪、养牛,有的地方适合乡村旅游等等,这就需要因地制宜的好产业,因地制宜地发展产业。第三,引进上下游企业。农产品市场经常波动起伏,很多老百姓不知道种什么,也不知道种多少,甚至有的也不知道怎么种,也不知道卖给谁。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引进上下游的企业,在产前根据市场指导生产;在产中提供生产资料、帮助生产管理、提供技术服务等等;在产后上门收购,并销往市场,形成供产销一体化的产业经营模式。

  总之,一句话,我认为成立合作社,因地制宜发展产业,引进上下游企业是我们产业扶贫的三要素。我们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我们一定能够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谢谢大家。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请问许家印委员,一方面,国外有评论称中国房地产市场杠杆率过高,市场有金融风险,另一方面,最近出台了房地产调控政策、限制开发商发行债券的政策,请问您怎么看待中国房地产内部的风险?另外,请问近来出台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又会怎么影响恒大的融资?

  许家印:去年开始,国家提出要去库存,应该说是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尤其是一线城市房价涨得比较快,政府采取因城施策,及时进行调控,比如,现在很多热点城市限购、限贷、限价。最近,政府还专门提出,这些热点城市金融机构的资金不可以拿去买地,这些调控措施都是非常好的。

  但是,三四线城市库存还相对比较大的。现在的房地产调控政策继续对三四线城市去库存是总的基调,尤其是现在对于房地产调控采取的因城施策。这和过往几年不一样,这是最大的区别。中国之大,一线、二线、三线、四线城市之间,经济发达程度和各方面都不一样,东西部也不一样,南北部也不一样,采取因城施策调控措施还是非常正确和合理的。我相信,中国房地产一定能够非常健康地发展。谢谢。

  农民日报记者:我这个问题提给王文彪委员。生态产业扶贫是我们一些资源条件恶劣地区脱贫的一个重要途径,我们知道,政协委员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包括治沙扶贫。请问您认为,如何通过生态产业扶贫来推动脱贫攻坚?谢谢。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亿利资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文彪:我在生态领域进行产业扶贫,应该说走了30年了,比较漫长,有很多感受,有很多的体会。去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两会的政协联组讨论会上,发表了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重要讲话。我们非公有制经济要积极参与精准扶贫行动。一年来,我国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环境越来越好了,发展势头越来越好了,发展质量也越来越好了。特别是就非公有制经济参与“万企帮万村”的精准扶贫势头很猛,数量很多,行动很快。去年到现在,我们大概有22000家民营企业与20000多家贫困村建立帮扶关系,实现互动收益,效果很好。目前,我国还有4000多万人口没有脱贫,这4000万人口主要集中在荒漠化地区、石漠化地区等生态脆弱的地区,在这个地方扶贫攻坚是困中之困、难中之难、贫中之贫,难度很大,既要解决生态问题,还要解决他们富起来的问题。因此,我的体会是,在生态脆弱的地区进行精准扶贫,应该解决三重问题:既要解决绿起来的问题,还要解决富起来的问题;既要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也要解决他们的生态问题;既要解决他们的产业问题,同时还要解决他们的脱贫问题。只有这样,我们的扶贫攻坚才能站得稳、立得住、不返贫、可持续。

  前天,就在这个记者会的会场,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同志在记者会上举了亿利治沙扶贫的典型案例。大家对库布齐不陌生,我们经过近30年的坚持,就是通过这种生态与产业、企业发展与生态治理相结合的措施,让一座沙漠变成绿洲,让一方百姓实现了富裕,我们在沙漠地区建了生态旅游小镇,农牧民用拉骆驼、骑马、做羊肉参与旅游,成为小老板。所以记者朋友们在库布齐吃牧民煮的羊肉,太好吃了,南方人不吃羊肉有膻味,但是只要吃库布齐牧民煮的羊肉特别香。所以,现在游客大约有几十万人。再比如,我们在荒漠化地区建立产业小镇,让农牧民进行养殖,发展订单农牧业,这些效果非常好。还比如,说我们在生态修复过程中要大量的劳务,我们组织了近300支贫困农民组成的民工连队,经过认真的训练,变成我们的产业工人,不仅在那个地区做,而且现在在全国做,甚至到沙特进行劳务输出。所以,一个人打工,一家脱贫,这些措施还是很不错的。 库布齐模式就是“三个结合”,就是富起来和绿起来的结合,就是企业发展和生态治理结合,就是生态与产业结合。目前,我们把这“三个结合”已经输出到西部几大沙漠,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谢谢。

  中国网记者:请问李彦宏委员。最近,国家批准了几家民营企业参与国家工程实验室的科研工作,您如何看待民营企业承担科研的国家使命,以及前沿科技成果如何及时有效地惠及民生?谢谢。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李彦宏:这个问题我听着话里有话,说民营企业居然也能够参与国家工程实验室的研究工作。我觉得,肯定这里头有偏见。民营企业在创新的能力上,我认为是不差的,应该是不比国有企业差。我看到在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到过,全国的研发经费到2020年要占GDP的总比例大概是2.5%左右。据我了解,部分央企的研发费用占他们的总收入比重只有百分之一点几,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民企像百度这样的企业,我们这两年,差不多都是研发费用占总收入比重在15%左右,是很高的。所以,不要认为民营企业就是鼠目寸光,只看眼前的利益,不看长远利益,不愿意在研发上投入。我认为不是这样的,这是偏见。

  其次,如果我们跟一些科研机构比的话,在很多领域包括研发能力上也有独到之处。今年夏天,我在美国硅谷跟一些业界朋友吃饭聊天,其中有一位斯坦福的教授研究人工智能,他跟我们说,现在在学术界已经不研究深度学习。大家知道,深度学习在人工智能中是最热门的子领域,原因是因为我们研究不过工业界,工业界一方面有大量的数据,另一方面,在研发经费上也远超学术界,所以,像类似于深度学习这样的领域,翻译成国内语言其实就是民营企业,在这方面、这些领域其实还是非常有优势的。所以,我觉得民营企业也好,国有企业也好,大学或者研究机构也好,都有各自擅长的地方。让民营企业来参与国家工程实验室的研究工作,甚至牵头去做这样的工作,我认为都是合适的,我觉得国家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企业做研发,其实还是非常注重实效的。你问这些研究成果怎么能够很好的惠及民生,我认为这也是民营企业的一个优势。他们在做这些东西的时候,不是为了做研究而去做研究,而是这个东西将来能不能真的被市场所认可、所使用。我们这些做技术的人,和科学家不一样,科学家可能想搞清楚世界上只有5个人只能搞清楚的问题,但是做技术的人,是想作出一个东西来,让世界上有5亿人、50亿人能够从中获益,这是我们的理想。所以,我觉得很多这种技术在民营企业的手上,可能会更快地推广到市场上,更早地去惠及更多人。

  刚才前两个问题,我听到都是在问有关养老的。其实,技术在这方面也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比如,我们可以做一个陪伴机器人。现在的技术已经可以做到了,你让他给我讲一个笑话,他就讲一个笑话,问明天天气怎么样,他告诉你风力多少,PM2.5是多少,很多简单的要求,他都可以满足。但是,要做到现在视频直播里卖萌那些,可能还有一些距离。但是一般的需求已经可以做到了。这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例子。过去几年,我在政协的很多提案都是用技术怎么来惠及民生的,怎么样在交通灯的设计上让时间更合理一些,以便减少拥堵。或者走失的儿童怎么用人脸识别的技术找到,即使过了很多年以后还能识别出来等等。我认为,技术在民营企业的手上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法新社记者:我这个问题提给李彦宏委员。刚才您所谈的内容的一个后续的跟踪问题,刚刚我们提到了国家现在支持一些民营企业建立国家实验室参与研究。那么,我的问题是,首先在国家的支持下,我们的民营企业进行了很多研究,尤其是关于自动驾驶的汽车或者人工智能的研究,您是否认为国家的支持是重要的?另外,中国在这些方面有没有更大的发挥作用的空间?还有人会认为现在有一些中国的企业过多的依赖国家的支持去进行这些研究,是否会影响企业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李彦宏:我觉得国家的支持还是很有必要的,对于我们这些民营企业来说也非常重要,中国的政府在整个中国的经济当中确实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有一些产业政策的引导,哪怕是一些大领导到企业去看一看,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鼓励。但是,说实话,对民营企业来说,我们更多的还是靠市场,靠市场的认可,在自由经济的竞争当中,获得了用户、获得了消费者的认可,这样做起来的。当然,我觉得中国这个市场确实有它的特点,跟美国和法国不太一样。比如刚才我也讲到政府可以起更大的作用,在人工智能的领域很多数据是在政府的要求下,它可以统一起来,它可以开放给很多、很多人,而有了更多的数据,你就可以做更好的研究,尤其是对于人工智能的研究数据就像火箭的燃料一样,燃料越多越充分,火箭就能够升的越高,跑的越快。这其实有点类似当年蒸汽机的发明,英国最初的蒸汽机在哪儿发明?都是在煤矿。一方面有需求把水吸上来,另外一个方面煤便宜,能源便宜,不管多耗能都可以用。今天的人工智能也是这样,数据越多,越容易获得,就越容易作出好的研究成果来,这一点上中国还是有优势的,希望你多报道中国的优势,因为我们希望全球优秀的技术人才不仅仅到美国去,到欧洲去,他们也能够到中国来,因为中国有最好的市场,有非常好的研究环境,我们希望在这儿能够作出更多的领先世界的成果。

  中央电视台记者:我的问题提给王文彪委员,有关环境保护的问题。我们看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加大生态环境治理力度,打好蓝天保卫战。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您在今年两会的政协小组会上,也提到了我国的生态环境,特别是部分地区出现空气质量的问题。我们想请问,作为一位企业家,您认为应该如何通过市场化的机制,来推动我国的生态环保建设?谢谢。

  王文彪:谢谢这位记者的提问。蓝天工程是我们全民所关注的一个热点话题,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蓝天保卫战,体现了党中央和国务院对于蓝天工程和治理空气,是有信心和决心的。我们坚决拥护,我们也很期待。蓝天绿地、碧水蓝天,无垠绿洲,是我们所有老百姓的生活向往。去年天津的一个代表团到沙漠,他们在绿地上看星星和银河,说这是几十年没有看到的,希望这种生活能够成为常态,我的心情既高兴也很沉重。现在的空气治理已经不是一日之功,是长期的积累,具有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

  这次联组讨论上,我提出要想打好蓝天保卫战,有三个需要:一是需要全民参与、企业参与、市场参与;二是需要执纪机构执法机关参与;三是需要重拳出击,进行治理,一定会取得效果、成绩、战果。

  我也建议在蓝天绿地工程、蓝天保卫战中,既要注重减法,还要注重加法。现在的减法就是节能减排、能源结构的调整;所谓的加法,应该在一些大中城市大量建公园、种树、种花、种草,通过这种方式来碳汇,这是我们保卫蓝天工程很好的一项举措。

  关于市场机制推动生态环保的建设,我提两个观点:一是现在治土、治水、治气大概有几十万亿的市场,这给我们企业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发展机遇。我们既把公益做了,也把钱赚了。第二,这次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生态财富”。“生态财富”是现在国际组织通用的一个名词,我做企业做了30年,从来没有羡慕过或者嫉妒过世界那些首富,我只认定一个目标,就是让世界的沙漠越来越少,让绿洲越来越多,为我们的国家、民族、人类能够创造更多的生态财富,创造更多的绿色财富。谢谢大家。

  羊城晚报记者:请问许家印委员一个关于中国足球的问题。现在,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已经成为亚洲耀眼的明星,但是,老百姓还期望中国足球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我们国家已经在发展足球事业方面采取了很多项改革措施来激发人才潜能,比如推广校园足球。请问许委员,现在有观点认为,中国民间隐藏了7000个梅西,您同意这种说法吗?如何提升中国足球的水平,您有什么样的看法和建议?谢谢。

  许家印:一说足球,大家都开心。我认为,这几年中国足球还是有了很大的进步,球市越来越火。目前,中国球市是亚洲最好的球市,中超联赛的水平我认为也是提高了很多。有一点,我感觉在外援的引进方面,应该和中国足球的水平相匹配,不能搞外援的引进竞赛,应该把投资的重心转向青少年足球的培养上。

  至于说中国是不是隐藏了7000个梅西,就我们足球学校来说,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足球学校,恒大皇马足球学校有2800个小孩,从7岁现在到16岁,7岁、8岁一个年级是500个小孩,再往高了以后,逐渐的减少,到了13岁以后,我们就送到西班牙的分校,我们的学校都是皇马的教练。我们学校有2800个小孩,目前还没有看到梅西,至于有没有C罗,也还没有看到。但是,我们这种大力度对青少年足球的培养,我相信有十几亿人口的中国,一定会有很多的优秀球员出来。足球人口这几年在中国还是增加很多的,我看每个报道不一样,有的报道说60万,有的报道说50万,7年前恒大进入足球行业的时候,那个时候说中国足球人口2.8万人,5000万人口的西班牙,足球人口有40万人,所以,大力发展青少年足球、校园足球还是很重要的。

  关于国家队,我想谈谈看法。我感觉今明两年,中国国家队的水平会大上台阶,为什么?因为现在的中国国家队的教练是世界顶级教练水平,现在国家队的管理模式是足协主席领导下的主教练负责制,所以世界顶级水平的教练再加上主教练负责制的管理模式,我相信,中国国家队的水平一定能够大上台阶。谢谢大家。

  王文彪:足球是民族精神的象征,足球也是恒大的一个体育产业,更是一个很重的品牌产业。目前,恒大应该是中国亚洲足球界的劲旅,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我也是一个足球迷,但是过去没有进入机会。去年以来才开始探讨进入足球,先开始冠名天津泰达球队,最近正式和他们进行战略合作,所以天津泰达的中超球队名字就改为“天津亿利足球队”,就是想把沙漠的精神和足球的精神结合起来,把绿色产业和足球的运动结合起来。我们还想在沙漠足球场每年搞1000个青少年足球夏令营、足球队员的培训培养。刚才,许家印说首场踢输了,我想后面会战果很不错,我们想利用两三年的时间也实现冠军梦,也邀请恒大的球队到沙漠,在今年的夏季搞一次友谊比赛,向你学习,一决高低。

  北京电视台记者:请问李彦宏委员,据我所知,您今年上会带了三个提案都是人工智能,而且“人工智能”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您认为如何通过技术创新来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如何让更多民众感受到互联网带来的获得感?谢谢。

  李彦宏:我注意到,政府工作报告在2017年的工作重点当中,用创新引领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这里面讲的对象基本上都是我熟悉的东西,比如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我看了之后,感觉责任蛮大的。整个实体经济要依靠这些技术的帮助,来实现转型升级。其实大家也知道,中国的互联网渗透率已经超过了50%,有7亿多的网民,以后网民增长的速度不会有那么快了,过去大家看到的互联网公司有这么快的业绩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口红利,但是未来人口红利没有了。国家发展转型升级要靠互联网,而互联网自身的这种发展将来靠什么?当人口红利没有之后靠什么?其实我自己的结论,就是要靠人工智能。人工智能这场革命很有可能是超越互联网意义上的一个革命。互联网“这个词出现的时候,我自己有多兴奋。因为在这之前,政府工作报告经常提的是电信改革、信息化,而我们觉得互联网会比电信改革意义大得多。但是,一直没有提。直到有一天”互联网“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我注意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第一次提到”人工智能“这个词,我觉得它的意义也堪比”互联网“这个词首次进入政府工作报告。

  为什么是这样?因为,人工智能革命的的确确会影响到社会、生活、文化的方方面面,对于实体经济将来会有巨大的影响。包括大家看到”物联网“这个词,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也很早就提过,但是这些年说实话,物联网没有发展起来,为什么?因为我们当初认为,所谓物联网,就是任何一个物品只要有一个IP地址,连上网就变成智能了,其实不是这样的,仅仅连上网,数据可以回传,这没有智能可言,怎么样才能智能,怎样才能跟过去的东西不一样呢?就必须得让这些物能够跟人进行自由交流,换句话说要让这些物和工具听懂人话,这就要有人工智能的技术。我们讲自然语言理解,你说什么,他得懂,人类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人类会使用工具,但是过去这么多年,人类发明出来的工具同时都要给你一个使用说明书,告诉你怎么用,电脑要学会打键盘,而且ABCD不是放在一起的,冰箱也好、彩电也好,拿着遥控器要换台,对人类也是很大的负担,以后是要说话,我要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以后每个行业几乎都会产生颠覆性的变化,我也非常乐观人工智能的革命会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的改变,而在人工智能的研究上,中国并不落后,我不敢说数一,但是数二是肯定的,这方面我们有好的机制,我们有大数据,我们有很多优秀的人才,我觉得将来的中国一定可以从中获得非常大的收益。谢谢。

  刘佳义: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这场记者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9日 14:36      来源:共产党员网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