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党建 时事要闻

用生命诠释为民情怀——追记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廖俊波

2015年2月20日,廖俊波(左一)慰问石圳村“十姐妹”。(资料图)

2015年2月20日,廖俊波(左一)慰问石圳村“十姐妹”。(资料图)

  闽北春雨泣英魂。3月18日,一个周末的雨夜,南平市委常委、副市长廖俊波在从南平赶往武夷新区的路上发生车祸,不幸逝世。原本当晚八点钟廖俊波还要主持一场会议,而这未竟的会议竟成了无声的诀别。

  那个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一身干劲似乎永远用不完的俊波走了;那个走路带风、总有忙不完的事的俊波走了;那个把为人民服务当成美妙事业的俊波走了……他的“大爱无疆”感染着我们每一个人,他的“为民情怀”彰显出党员干部的忠诚与担当。

  俊波速度

  雷厉风行,这是廖俊波给人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今年2月份召开的南平市武夷新区“百日攻坚”动员会上,廖俊波的那句开场白——“开局就是决战,起步就是冲刺”,依旧在干部们耳边回荡。

  无论在荣华山产业组团,在经济基础薄弱的政和县,还是在武夷新区,与廖俊波共事过的人都见识过明显带有个人色彩的“俊波速度”:快人快语,快干快上,常常工作到深夜。

  在荣华山产业组团管委会,一辆“00613”号越野车也见证了“俊波速度”。给廖俊波开了10多年车的司机林军说,从2007年到2011年的4年间,这部车行车里程达到36万公里,相当于每天行驶260多公里。

  在武夷新区,他推动项目提速提效,共落实了39个项目,其中,计划总投资2亿元的闽铝轻量化车厢和物流车项目从签约落地到建成投产只用了69天,创造了堪称奇迹的“新区速度”。

  廖俊波在政和县工作时投入心血最多,他的“俊波速度”也在这里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2011年,廖俊波走马上任政和县委书记,就感受到了这个职位面临的艰巨挑战。而比交通落后、产业落后更可怕的是,多年的“省尾”让当地干部和群众信心不振。许多村民宁可到隔壁县,也不愿意在政和县发展。廖俊波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一个长期处于“省尾”的经济薄弱县,如何探索出一条后发赶超的路子?一名肩负组织和人民重托的县委书记,怎样才能带领老区苏区群众摆脱贫困?廖俊波陷入了沉思。

  甫一上任,廖俊波就下乡村、进厂矿、访社区,沉到基层调研两个多月。之后,廖俊波召开了一场务虚会:全县200多名“头头脑脑”,围绕政和发展热烈讨论了3天。这样做的目的,是要让大家思路统一,以凝聚人心。会议决定,紧抓省里扶贫、高速公路通车等机遇,做好传统农业工作的同时,致力突破工业、城市、旅游、回归等“四大经济”。

  不过,在当时的环境,想在政和县发展工业,这在很多人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但廖俊波偏要迎难而上。他全力推动的政和同心工业园区,3个月,征收土地3000亩;10个月,平整土地3600亩;1年,16个项目落地,7个开工建设;3年,开发区首期3600亩供用地全面完成,入驻企业86家、开工40家、投产20家,总投资78亿元,达产后预计年产值190亿元……

  谈到政和同心工业园区,现任政和县经济开发区主任何宋林对当年的“俊波速度”记忆犹新。2014年9月一天,时任政和县副县长的他和廖俊波处理完工业园的任务,已是上午10点,历经3个小时抵达福州,几个人在街边的一个小餐馆匆匆点了份水饺填饱肚子,立刻开始走访省农业厅等部门。

  “廖书记经常强调,大家要在一起‘对对表’,不能他的表走到下午4点了,你的表还停在上午10点。”时任政和县县长黄爱华说。为此,政和县每周一都要开一次碰头会。班子成员深入沟通,凝聚共识,行动起来就是全县的速度!

  “快”的背后是勤。攻坚战中,廖俊波的口头禅是“多去现场,少在会场”。他每周都到园区检查督促、现场办公、协调征迁。短短五年,苏区政和山乡巨变,财政总收入从2011年的1.6亿元增加到2016年的4.5亿元,GDP、固定资产投资、规上工业产值均实现翻番。2012年,政和县域经济发展指数在全省提升35位,2013-2015年政和蝉联县域经济发展十佳。

  勇于担当

  实干拼闯敢担当,这是廖俊波的另一个代名词。在荣华山,创业伊始,他仅有市里借的2000万元启动资金,最终开拓出产值数十亿元的工业园区;在武夷新区,面对在一张白纸上建一座新城的巨大挑战,他大胆创新,推动新区加快发展……一二十年的基层履历,映射出这位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的担当。

  “要发展,就不能惧怕突破条条框框。你们大胆干,出了问题我来担当。”廖俊波的一番表态,给干部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2013年,政和县外屯乡洋屯村的一片片莲田面积不断扩大,当地农民种莲的热情高涨,可是后续发展资金却出了问题。

  “我们毕竟是农民身份。公务员担保也好,资产担保也好,我们都非常缺乏。”资金上的短缺,没有相应的金融产品对接,让政和县洋屯村农家人莲子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许仁寿非常着急。

  当时,针对贫困农户,省里每年都会给县扶贫机构下拨100万元左右的贴息资金,但贫困农户因为没有抵押物,于是这笔资金只能躺在床上睡大觉。廖俊波了解到群众的需求和银行的实际情况,多次研究协调后,终于有了办法:当地政府专门成立扶贫小额贷款助推协会为农民担保,农民只要反向抵押流转土地经营权,就能拿到贷款。有了这项新政策,许仁寿等10户农民通过抵押承包土地经营权的方式,很快获得了由邮政储蓄银行发放的110万元“三农”小额担保贷款。

  许仁寿的问题解决了,但廖俊波的思考却没有停歇。林业、畜牧业等也有和农业相似的问题,如果能够进一步探索合作社、农户和银行之间的合作模式,在其他产业领域等开拓新路,那将会惠及更多农民。

  摆脱贫困,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廖俊波对此有着清醒认识:“滴水穿石”,持续发力,方能久久为功。衢宁快速铁路建设,将让政和告别不通火车的历史,为了火车站选址,他前后数十次深入现场调研,他对干部说:“要穷尽我们的智慧,莫给子孙留下遗憾。”

  招商引资也是一道难题。许多人不知道廖俊波创业“奇迹”背后的故事。当时,有好多客商是他一路追来的。得知福建省电信的一位老总来建阳区开会,廖俊波一路追到建阳向其推介正在开发的软件园,老总为之感动,才最终决定来建阳建设大数据中心。

  “项目是他的‘心头肉’。毫不夸张地说,廖市长来工地的次数,比集团董事长来的次数还要多。”福建海源新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加志感慨道。

  “廖市长的思维比较具有系统性。他经常能够发现问题的关键点在哪里,并且着力解决。”南平市政府办工作人员吴慧强说。

  有一次,谈到发展文化特色街区,廖俊波的“慢”让大家诧异:“工程队都进场了,我说不急,你要出去做好调研。旅游这样的长线产业,不是一届班子能做完的,前期基础要打好。把女儿扮靓了再嫁出去也不迟嘛。”

  一心为民

  当问到廖俊波留给政和人民最多的是什么,黄爱华不假思索地回答,是自信。

  临近午夜,走在政和县城的街道上,这个深居闽北山区腹地的偏远县区,却比想象中要更加生机勃勃:路边的汽车来来回回,道路两旁的快餐店完全没有要打烊的意思。夜色已深,但县政府大楼里,有几间办公室还亮着灯。

  “建一个有归属感的城市”,这也是当年廖俊波对政和百姓的庄重承诺。他到任的第一年,就带领政和县启动了31个城市建设项目,总投资26.3亿元。一时间,小县城成了大工地。一场城市建设“大会战”紧锣密鼓地进行。人们惊讶地发现,政和这座老城,几乎是一天一个变化:主街改造,桥梁建设,让人们出行更方便;市民广场、文化中心等项目的竣工,让人们在茶余饭后有了去处。第一个红绿灯、第一个停车场、第一条绿道、第一个市民广场……“每年都要给政和人民一个惊喜。”廖俊波做到了。

  百姓的关切,就是廖俊波的关切。刚来政和不久,廖俊波就听说,政和已经25年没有出过一个清华、北大生,稍微有点门路的家长都把孩子送往外地求学。这件事廖俊波一直放在心上。

  每年4月上旬,政和县都会如期举行“高三毕业班省质量检查考试”。在政和工作期间,每年这场考试过后的质检分析会,廖俊波是一定要参加的。“书记一定要我找三份材料,学生的排名表、单科成绩的排名以及政和一中在全市所处的情况。”政和一中校长魏明彦说。

  魏明彦对廖俊波一次夜访学校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一间间教室、一个个办公室走过来,他主要就是抓老师在不在岗。从学生的作业到老师近期阅读的书刊,他都不错过。”那天晚上,廖俊波在学校一直待到晚自习结束。临走前,还跟魏明彦在教学楼前的空地上聊了半个多小时。

  那时候,学校甚至都没有一间正规宿舍。许多学生需要在外面租房子。这样既不安全,也不便于管理。于是廖俊波帮忙协调,在增加经费的同时,他还亲自协调师资力量,推进与福州名校开展结对子工作,如今学校有了能容纳1000多名学生的宿舍和食堂,教学质量也逐年提高。2013年,政和又一次出了北大生;2014年,政和一中被评为省一级达标校;2016年,政和县城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通过国家验收……

  让百姓惊喜的,还有医院的变化,2014年7月,南平市第一医院政和分院签约揭牌。政和县医院成为闽北首个实现托管的县级医院,让群众在家门口就可以享受到三甲医院的医疗技术和服务……

  老百姓在干部心中的分量有多重,干部在老百姓心中的分量就有多重。廖俊波常念叨着这样一句话:“赚钱的留给农民来,不赚钱的基础配套由我们来做。”

  柔情“樵夫”

  廖俊波的微信名叫做“樵夫”,也就是农民的儿子,微信头像则是一张由蓝天白云组成的笑脸。正如政和人写的一首打油诗:“政和人民好福气,来了一个廖书记。清正廉洁好气质,带领我们出政绩……”

  听闻廖俊波殉职的噩耗,南平实业集团总经理、武夷高新技术产业园区董事长陈智强第一时间赶到南平为他守夜。“每次产业园遇到难题,首先想到的都是廖市长。以前每次见他,最怕他问到产业园的事情把我问住。现在我多想再向他汇报一次产业园的最新进展,让他再考考我啊!”

  “不管什么时间给廖书记打电话,他都会接,再忙也会回个短信。”石圳村“巾帼美丽家园”建设理事会会长袁云机这样说。为了保护村民清洁家园,发展美丽乡村经济,廖俊波几年来无数次到村里考察,倾听群众呼声,帮助群众解决实际问题。“他给我们的承诺,一项都没食言。可他答应过来尝尝我们村里新摘的葡萄,却一直也没实现……”说到这里,袁云机已是满眼含泪。

  作为班子“领头人”,他把“肝胆(对党忠诚)、干事(爱拼敢闯)、干净(清正廉洁)”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并以行动无声地感染着大家:深夜,他办公室的灯总是亮着;周末,他办公室的门总是开着;双休日节假日,他几乎都在一线。大家都说,他是“铁人”“工作狂”,他却说,每天都工作让他很有成就感,很快乐。

  可是,在不少人眼里,工作中的廖俊波也有不太近人情的地方。无论是在荣华山、在政和,还是在武夷新区,他都在大会上强调:“谁要是打着我的旗号搞工程,你们必须马上拒绝,我没有这样的亲戚。”

  廖俊波的工作节奏就是连轴转,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有时候一连两个月不回家,好容易回趟家,带上换洗的衣服马上又走了。舍小家,为大家。他多个春节没有回家过年,承诺过带父母旅游从未兑现过。他的妻子说,“有时候几个月都见不上一次面,好容易见一次,哪还有心情跟他吵架啊”。

  其实,廖俊波只是把对家的爱深深埋在心底。难得与父母在一起时,他会在厨房给老母亲添添柴,陪父亲下下棋。每年他都会坚持给父母买套衣服,添双鞋子。他对妻子说:“我工作忙,家里你费心了。等我老了,退休了,家里的活都由我来干。”

  2017年3月18日下午,在市里开完会回到家里,廖俊波匆匆扒了几口饭,拎起妻子整理好的西装和公文包,就要回武夷新区继续工作。临别前,妻子说“雨下这么大,这个会又是你召集的,你就不能推一推?”

  但廖俊波还是走了,没想到,这一走,竟成永别。

  “斯人已逝,幽思长存”,年仅48岁的廖俊波就这样离开我们,没有留下豪言壮语,却把脚印留在热土,把口碑留在民心。

  追忆生平,鞠躬尽瘁,务实为民、敢于担当、清正廉洁、无私奉献,这是他人生的真实写照。

  廖俊波走了,但他的精神长存于世。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5日 07:40      来源:经济日报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