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党建 时事要闻

随时随地都在办公的副市长

——追记福建南平市委常委、副市长兼武夷新区党工委书记廖俊波

2017年2月15日,南威集团来武夷新区考察,廖俊波(左一)在介绍情况。

  他一刻都舍不得停歇,一直奔波忙碌到生命最后一刻。

  他当过乡镇一把手、县委书记、设区市副市长。他工作过的地方,无不掀起发展旋风,老百姓年年有惊喜。他确信爱拼才会赢,双休日节假日,都是他的工作日。

  他,是福建南平市委常委、副市长兼武夷新区党工委书记廖俊波,曾被评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

  3月18日,周六。廖俊波像往常一样,忙了一天的工作。匆匆吃过晚饭,上了车,冒着大雨,从南平市里赶往武夷新区开会。雨天路滑,途中不幸发生车祸,廖俊波因公殉职,年仅48岁。

  新区干部还在等着他来指挥,又有几个大项目要落地了。村里人盼他抽空来坐坐,总是下车就工作,办完事就走,什么时候来村里喝一杯新下的白茶?家里爱人期待着,五一假期一定找一天去外地看女儿,女儿今年大学毕业,一家人短暂地聚一聚……

  没想到,他在周末当工作日的风雨路上,意外地走了。

  当地人说,这个3月雨水格外地多。这是南平最悲伤的春天,这是南平儿女不舍的泪水……

能在现场,就不在会场

  无论是乡镇、园区、县委还是市里,与廖俊波共事过的人都领略过“俊波速度”:快人快语,快步如飞,快干快上,自己干得快不说,还拉上别人一起跑。

  地处山区、产业基础薄弱,2011年,廖俊波刚刚走马上任县委书记的时候,政和县经济发展排全省倒数,县城看起来像个集镇。

  “一届五年一晃就过去,做完一个再来一个,做不了多少事,城建项目要集中上!”廖俊波到任后,政和每年都有至少30个城建项目在建。仅仅过了一年,从外地回家过年的乡贤惊讶:“变化太大,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县里年长者念叨着,“多活几年,每年都有新的看。”

  此前的政和,工业发展零敲碎打,是全省为数不多的没有省级工业园区的县。廖俊波提出建设25平方公里工业园区的大手笔。2012年7月破土动工,3个月完成征地3600亩,半年后首家企业投产,创造了“政和速度”。如今68家企业在此落户。

  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廖俊波做成了。短短四年多,政和县财政收入实现2倍增长,2013年首次进入全省县域经济发展“十佳”,甩掉了“省尾”的帽子。

  廖俊波的“快”,并非盲目简单的“快”,而是速度与质量的有机统一。

  “他速度快,建立在不断调研思考、花很多精力的基础上。”政和县委书记、时任政和县长的黄爱华,太熟悉廖俊波“快”的诀窍了:他太拼了!

  “能在现场,就不在会场”是廖俊波的口头禅。即使开会,廖俊波召集的都是现场会、解决问题的会。刚来政和,廖俊波马不停蹄地下乡、进企、入户调研,足足调研了两个多月。

  “他没有确定的休息时间,周末休息不休息,要看有没有工作;他没有固定的办公地点,宿舍、工地、车上、饭桌上,随时随地办公。”跟廖俊波共事过的干部,随便找一位问,都会提到他的这个特点。

  “园区是廖书记用脚步丈量出来的”,干部群众都说。从规划选址、产业定位到征迁、招商,他全程组织实施。他常说:“县委班子成员,要做真抓实干的表率,不能满足于开会、发文件、听汇报、作指示,更不能坐而论道,夸夸其谈。”

  2012年8月26日晚上,廖俊波来到石屯村林子荣家,与十几户村民代表围在一块谈心。

  “我们为什么穷,为什么没改造好”“如果不改变做法,还是贫穷”“我们为什么要搞工业园区”……分析入情入理,打开了老百姓的心结。

  第二天,82岁老农林子荣戴着老花镜,拿着家谱到山上,一一核对祖坟,几天时间,就把家族的12个祖坟迁走。

  开工建设后,廖俊波几乎每天都去园区看看,不管多晚,有问题了随时解决。大桥没建起来的时候,就走小路进去。山区雨水多,有时长筒雨鞋踩进烂泥田,拔都拔不出来。

  在廖俊波看来,政和等不起,要边征地边建设边招商。没有地理优势、资源优势,企业如何肯来?“要靠服务,靠软环境。”

  “不能这家批完那家批,取消前置,联合审批”——他设计了“并审联批”;实行“两个不见面”——客商不与部门官员见面、不与老百姓见面,一切由开发区管委会代办,24小时服务,说到做到。这一来,许多在外地需要一年半载的手续,在政和一两个月就能走完。

  许多企业家说,廖俊波这个人就是重要的软环境:“我们认准这个干事创业的人,他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有时候,他跟客商联系,客商说明天要外出,他马上问“这下有没有空”,然后立马赶过去。

  “有事就直接来我办公室,或者给我打电话,24小时都可以。”廖俊波对客商承诺。福建一捷电机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江义说,廖俊波给企业解决问题的现场会,自己参加了不下20次,“从没感受过这么好的环境,我是奔着服务来的。”

  “很多事情我们村里做不来,廖书记经常带着部门的人到村里现场办公。他很细心,村和部门的对接,交待得清清楚楚。”铁山镇东涧村主任胡光生回忆。

  “他不仅宏观领导,细节上也非常懂,工业也懂,农业、电商也懂。”时任政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局长卓陈庆说,廖俊波常常和大家一起研究问题,知识面之广让人佩服,还嘱咐自己“什么时间都可以找我”。

  他哪来这么多时间?

  只有牺牲自己的时间!

  有人说,实干家为什么叫“家”,正是因为他们把党和人民的事业当成自家的事来干。干部群众都说,廖俊波就是这样的人:“他是完完全全的公家人,除了睡觉都在工作,没时间处理私事。”

  这些年,他几乎没有完整休息过一天。2015年任南平市副市长,2016年又兼任武夷新区党工委书记后,廖俊波更忙了。这两年,妻子林莉形成了一个习惯:夜里11点半之前绝不联系他。等到11点半,林莉就给他发微信,如果他忙完了,就会给林莉打电话,如果没忙完,他就回个字——忙。

  有时,林莉心疼地问:“你会不会累啊?”

  “不会,学到东西,做成事情就会很高兴。”

  廖俊波说,作为一个埋头干活的人被组织发现,是很感恩的。“我从一名中学教师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岗位,可以说每一步都离不开党和组织的培养关心,我发自内心地感激,想尽可能多做一些工作,多办一些实事。”

  他把工作当成乐趣,当成爱好,当成回报。

“救火队长”屡啃“硬骨头”

  “机会来了!”几年前,一条消息“点燃”了建阳区童游街道南林村墩头组。“武夷新区要建设,我们‘村里人’要变成‘市里人’喽。”大家心里别提多爽。

  没多久,沸腾的心又凉了下来:规划一直变化,许诺给村民的58亩回拨地迟迟未定,大家心里不踏实。年轻村民觉得,政府的规划,老百姓应该配合,但是承诺没落实,大家不敢信。老村民铁了心:拿到回拨地才能拆,要不然就把我抬走!政府也委屈:给一块土地按部就班走手续,没个一年半载下不来,办下来再拆,黄花菜都凉了!

  迫在眉睫的新区建设与村民的合理诉求,似乎打了死结,这个村的拆迁,成了“烫手山芋”。

  “要先给老百姓一个‘定心丸’。”去年来武夷新区党工委任职后,廖俊波提出建立“容缺预审”,并主动找各部门协调:合规的事情,一边补手续,一边审批,加快进度!

  “你们先做,作为领导我来负责。”面对征迁干部的顾虑,廖俊波也给他们吃上了“定心丸”。

  “回拨地有动静了,这个一把手,办事快!”村民很快从各方得到了消息,抵触心理渐渐扭转。“硬骨头”啃下了,区下派征迁干部郑成福感叹:“敢于担当不推诿,时代需要这样能解决问题的领导干部。”

  “新官得理旧账!”廖俊波这样说。武夷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建阳区委常委郑立新回忆,武夷新区从2005年就陆续开始征迁,由于功能定位不断变化,积累了不少矛盾。他记得今年2月里的一天,廖俊波召集开会专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从下午3点一直开到夜里9点,解决问题29个,“征迁工作开始大踏步前进”。

  “在哪一个岗位,他都像‘救火队长’”,跟随廖俊波十多年的驾驶员林军说:“急难险重的工作,领导爱安排他做。”

  看看廖俊波最近十年的履历:

  2007年到任荣华山产业组团管委会主任的时候,那里一片光秃秃,他在一张白纸上,愣是开拓出产值数十亿元的工业园;

  2011年到任政和县委书记时,政和排全省倒数,如今成功从谷底突围;

  2016年担起武夷新区建设重任,武夷新区作为南平市行政中心搬迁地,不仅搞基建,还要引产业,相当于建一个新城,难度可想而知!

  组织的安排,廖俊波从来不讲条件。工作中,不管对上对下,廖俊波遇事总是主动担当。

  武夷新区发展快,矛盾问题也集中。南平市委书记袁毅说,遇到矛盾,廖俊波总是迎难而上:“书记,我先来处理。”新区管委会的同事也说:“最困难的都是他先克服,后续的我们再来。”

  不光做好分内的事,廖俊波还经常给自己揽事:能解决的自己马上解决,不分管的出面协调解决。

  去年国庆节前夕,南平市建设集团引水工程正处于关键节骨眼上。但是,根据公安部门的要求,国庆期间不能使用炸药,停工7天,将损失惨重。廖俊波得知后,拿起电话就跟南平市委政法委领导沟通协调。市公安局来了一位副局长,排除风险后,允许施工队继续爆破,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在这边工作,都是新区的干部,不能分,你是延平的,我是建阳的,他又是建瓯的。”廖俊波始终认为,大家都是党的干部,奔的都是一个目标,不能计较。

  廖俊波从不满足于一点点进步的取得,“只是尽责,其实对干部要求来说是不够的,还要创新、进取、开拓。”

  政和县外屯乡洋屯村洪水频发,十年九灾。村民发现莲子喜水,适合在这里种植,引入后从来不愁卖。发展了700亩后,遇到瓶颈:有市场,但贷款难。“没有城关的房子做抵押,找不来公务员担保,5千元都贷不出来。”

  廖俊波是合作社的常客,2014年底,他带着邮储银行、农业局等部门负责人又来了,现场办公,拿出一个大胆的方案:以200万元的政府保证金,推出三农小额担保贷款。莲子合作社贷了110万,一年内就拓展到1800亩,贷款当年就还上了。

  “你们大胆干事,只要不是为私,错了我顶着。”廖俊波常给干事的干部撑腰。

  底气从何而来?来自他的忠诚、无私,心底坦荡。不为名,不为利,眼里自然没有困难,只有披荆斩棘的快乐。

  2015年,廖俊波获得“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称号。表彰大会后,他立马交待了两件事:政和媒体不再播转各类媒体关于他个人事迹的宣传;把集体合影交档案局保管,“荣誉属于政和,不属于我个人,我还是要以归零的心态全身心投入工作”。

每年给老百姓一个惊喜

  现在,黄爱华最开心的事,是坐在县人民广场上,看人来人往。以前,她想不通:这么好的地段,卖个1亿5没问题,干嘛拿来建公共广场?一天,她坐在那里看着人群,感觉特别好,忽然理解了廖俊波,发了个短信给他。

  “嗯,不错,你现在境界提高了。”廖俊波不忘回信打趣他的搭档。

  “把最好的留给老百姓”,“打造一个有归属感的城市,每年给老百姓一个惊喜”,廖俊波常说。他像抓经济建设项目一样抓民生——“祖宗留下的钱,变卖林业土地矿产留下的钱,不能拿来发工资,要拿来发展。”

  政和群众长期以来有两个心病:教育,医疗。

  刚到政和不久,廖俊波就听说:政和已经二十几年没有一个学生考上北大清华,有条件的都把孩子送到建瓯或南平就学。

  没过多久,廖俊波夜访政和一中。“书记一间间教室走过去,看得很仔细,一直待到9点半。”政和一中校长魏明彦回忆。

  学校的基础设施让廖俊波揪心:住宿生有一千多人,学生宿舍仅能容纳100人,上千名学生只能散居在周边住户家里。后来,宿舍楼开工建设,“资金是书记去跑的”。2015年9月,两栋宿舍楼竣工,6人一间,独立卫浴,住宿费也比在外头住省下很多。

  廖俊波在政和还形成了一个惯例:每年4月9日,是福建省高考生的摸底考试,每年4月中旬,他都来到学校,跟毕业班老师一起开会分析,提高教学质量,“廖书记事先有了解研究,提的建议都实实在在。”

  2013年,政和一中考出了这些年来的第一个北大生,2014年,通过了福建省一级达标校验收,学校进入良性发展,现在很少有学生外出就学了。

  彼时的县医院,情况也不容乐观:1991年后再没招聘到一名综合性医学类本科生,老百姓生大病都去外面看。技术弱、人才少,依靠自己的力量,难以短时间提升,怎么办?

  廖俊波力排众议:将县医院管理权决策权交出去,由南平市第一医院托管,这在南平还是第一家。

  自从三甲医院“大手”拉起了二乙医院“小手”,ICU、NICU科室建起来了,核磁共振仪器有了,三甲医院医生来坐镇了……医疗水平长足进步,老百姓在家门口也能享受更好的医疗待遇了。

  为方便群众办事,廖俊波把行政服务中心选在了县城最好的人民广场附近,足有4000多平方米,入驻单位30多家,软硬件在闽北均数一数二,引得省内外单位参观学习120余次。有在上海广东做生意的政和人回来办事,惊讶道:“县委办公楼旧旧的,群众办事的地方这么好!”

  县城里大刀阔斧搞起建设,农村的老百姓,廖俊波同样牵挂。

  古老的石圳村背靠青山,三面环水,明清时期曾是繁华的中转码头。上世纪九十年代后,随着大量村民外出谋生,村里只剩100来人,多是留守老人和儿童。村集体收入常年为零,村民贫困,30多年的垃圾运不出去,堵塞了河道,恶臭阵阵,触目惊心。

  已外嫁的袁云机不忍家乡逐渐凋敝,回到村里,发动几位妇女一起,一点一点地清理垃圾。廖俊波知道了,特地跑来鼓励她们。

  那是2013年10月底,袁云机在村口见到了风尘仆仆的廖俊波,“这个官一点没架子,像我们家人一样”。打那以后,廖俊波有空了就来村里看看,帮忙出点子,解决问题,很多村民都认识他。

  “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有没有什么思路?”

  “村里的人要组织起来,一起干。”

  “云机,小事你决定,大事再请示,快快带大家做起来。”

  “大姐,白茶这样采更赚钱,采了茶,我们帮你卖。”

  ……

  短短三四年时间,当年的“垃圾村”恢复了山清水秀的模样,成了中国白茶小镇、3A景区,一到周末,游客就有两三千人。

  2016年7月19日“紫薇节”那天,村里一下子涌进3万多人,3个卖土特产的店铺,当天赚了1万多元,“想都不敢想!”去年,村集体收入60多万元,今年目标200万。“活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多人进村。党的政策真好,我们像掉进了蜜罐!”坐在家门口,84岁的老党员赵守和哈哈大笑。

  廖俊波在政和县期间,大力落实精准脱贫,许多农村因地制宜搞起了产业,全县贫困人口减少3万多人,农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2.7%。

  一次,省市领导到石圳村考察,成为带头人的袁云机忍不住跟领导说起廖俊波的辛苦,没说两句就被廖俊波打住:“我们是应该为你们做事情的。”

  在他看来,“能够当一个领头羊,让23万政和百姓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十几年前,在他担任邵武市拿口镇镇长的时候,一次,年幼的女儿问他:爸爸,你是拿口镇最大的人吗?

  “不,爸爸是全镇最小的人,因为爸爸是为全镇人服务的。”孩子问得天真,廖俊波回答得却很认真。

既铁面无私,也柔情似水

  这么多年,廖俊波一直抓城市建设、工业开发,经常面对金钱的考验。

  廖俊波怎会不知其中的利害,对自己、家人、身边人,他一直“看得很紧”。

  有时,客商会提一些东西过来。“我办了、收了,我们就不是朋友,就是金钱利益关系。这样看轻了你自己,也看轻了我。”这样的话,廖俊波一遍遍地说。

  “谁要是打着我的旗号搞工程,你们马上拒绝,我没有这样的亲戚。”开发区的干部不时听到他这样叮嘱。多年来,廖俊波家里没有人插手工程建设,没有找他办一件事。

  父亲来政和,他跟父亲“约法三章”:只能住在父亲的一位朋友家,不能住宾馆,不能接受任何人任何单位请吃饭。父亲懂儿子,前后6次来政和,都按他说的办。

  2006年,廖俊波在南平市买了房子,找两个妹妹分别借了10万和25万元。在大妹妹廖俊芳眼里,“他没有一点钱”。

  原则问题,廖俊波铁面无私。其他时候,廖俊波阳光、直率,总是带着标志性的笑容,浑身上下充满正能量,接触他的人都会被感染和打动。

  廖俊波常说班子成员之间要“对表”。“有时候我忙着,他就主动跑我办公室,我们来‘对表’。他是书记,比我过去还多。”黄爱华很佩服廖俊波的胸襟气魄:“他会去领导面前说同事的亮点,跟他在一起干活很值得”。市领导来政和,廖俊波常常中途“开溜”,让一线干部有机会和领导“面对面”汇报工作。

  因为天天加班,常常是最后一个走人,路过市政府大楼门口的时候,廖俊波会对门卫道声歉,“耽误您锁门了”。

  “他总是设身处地站在你的角度考虑问题,跟他一起共事尽管压力很大,但很快活。”武夷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时任政和县委常委、副县长洪少锋跟廖俊波长时间一起工作,“我们由衷地服他!”

  知道自己忙,亏欠家人太多,所以,但凡回家,廖俊波决不当“甩手掌柜”。林莉说,只要在家,他就不闲着,带孩子,教育孩子,与女儿关系特别好,一家人感情特别深。

  “嗨,我回家了!”虽然回来得晚,但是他会笑着跟妻子打招呼。“你辛苦了,我去忙了啊!”有时,也会留个字条,温暖妻子的心。

  只是,一家人相处的时间太少太少,最后的记忆,只能在他繁忙工作的夹缝中去寻找——

  3月4日,是他最后一次跟女儿视频聊天。女儿上大四,正在做毕业设计,他关心女儿感冒好了没有,“聊了三分多钟,爸爸就去开会了。”

  3月15日,他最后一次跟大妹妹打电话。身在福州的大妹妹廖俊芳跟廖俊波感情最好,廖俊波没时间买衣服,都是她给哥哥买。“那天晚上9∶28,我们通的电话,不到三分钟,没说完他就挂了,又忙去了。”

  3月18日这天,廖俊波开了一天的会,傍晚回家匆匆扒了几口饭,拎起妻子整理好的西装和公文包,赶往武夷新区继续研究工作。武夷新区离南平市百余公里,这条路,廖俊波不知已往返多少遍。

  “雨下得这么大,这个会又是你召集的,就不能推一推?”妻子问。

  “会议已经安排好了,不能改啊。”说着,廖俊波与妻子道别,下楼上了车。

  这一别,竟是永别。

  19日一早,许多人从手机上看到了廖俊波因公殉职的消息。“我想,那天政和人的心情都不太好。”外屯乡洋屯莲子合作社负责人许仁寿说。

  微信悼念的页面,42万人为他点燃了蜡烛。

  闽江呜咽,武夷默哀。

  今夜,不再有解决不完的难题,不再有开不完的会,和去不完的工地。今夜,就请好好睡去,在您最爱的城市。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7日 10:55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打印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