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党建 时事要闻

全国供销合作社系统深化综合改革典型经验

  2015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中发〔2015〕11号),掀开了各地供销合作社深化综合改革的序幕。两年来,全系统坚持为农、务农、姓农,推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做法。河北、浙江、山东、广东4个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试点省,在打造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综合平台、构建“三位一体”农民合作经济组织新体系、健全体制机制打造为农服务生力军、推进上下贯通加快打造新型农业服务骨干力量等方面成效明显,亮点频出。在试点地区示范带动下,全系统积极主动深化改革,改革红利逐步释放,为农服务能力明显增强,基层基础进一步夯实,综合实力较快提升,社会形象得到改善。

  一、河北经验

  四个转向:做活“到农民中去”这篇大文章

  2013年10月,国务院启动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试点工作,河北省供销合作社积极争取。2014年4月,国务院正式批复河北作为国家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4个试点省之一。供销合作社的出路在哪里?改革试点的着力点在哪里?河北省社从顶层设计的角度反复研究讨论。

  改革伊始,河北省社领导班子就明确提出:供销合作社与农民的关系就像鱼和水的关系,供销合作社来源于“三农”,服务于“三农”,任何时候都不能隔断与农民的联结。

  因此,在改革顶层设计中,河北省社明确了改革发展必须密切与农民的利益联结,在深化为农服务上做文章。改革既要解决系统生存与发展问题,更要把视野放到农业现代化的大背景下,通过改革将供销合作社打造成为新型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的“国家队”,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为农服务的综合性组织,搭建与农民血肉相连的利益共同体。这一思路也正契合了中发〔2015〕11号文件精神。

  循着这一思路,河北省社开启了由点到面的改革大幕。

  完善组织体系:从农民中来 到农民中去

  围绕中发〔2015〕11号文件关于“要把供销合作社系统打造成为与农民联结更紧密、为农服务功能更完备、市场化运行更高效的合作经济组织体系”的要求,河北省社在改革试点中,把加快组建农民合作社联合社体系作为重点任务加以推进,让供销合作社与农民合作社融合发展。

  3年来,在河北广大农村,供销合作社与农民的利益联结正在一步步延伸。

  在基层社改造中,河北省社按照强化合作、农民参与、为农服务的总要求,坚持以农民为主体,以农民出资、农民参与、农民受益为总原则,密切与农民的利益联结。全省系统大力推进开放办社,支持涉农企业、村“两委”负责人和大学生村官等领办基层社;推动供销合作社与农民合作社融合发展,共同出资、共创品牌、共享利益。

  “组建农民合作社联合社,使供销合作社由原来直接吸纳农民入社,变为吸纳更多农民合作社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加入供销合作社,办成了合作社的合作社。供销合作社由与农民关系不密切,变得与农民的联系更深更牢。”河北省社党组成员、理事会副主任郭志江告诉记者,到2016年底,全省在有供销合作社的市、县全部建起了区域型农民合作社联合社,在乡镇建设农民合作社联合社1716个,涉农乡镇覆盖率93%以上,以农民为主体的市、县、乡三级农民合作社联合社新体系已初步形成。

  地处太行山脉的灵寿县青同镇供销合作社和青同镇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两社融合发展,采取土地入股、托管、互换等方式,流转土地1120亩,共经营土地3000余亩,围绕当地主导产业和特色产业,大力发展生态循环经济,形成了“猪—沼—肥—果(菜)—游”的互补型生态循环农业模式,不仅解决了生产废物的再利用问题,而且降低了生产成本,成为青同镇发展生态农牧循环经济的示范工程,带动5000余农户发展现代农业。

  改革试点以来,河北省社以服务农业现代化和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契机,进一步完善服务供给的手段。在生产领域,全省系统积极推动传统农资销售服务与农业技术、生产作业、市场营销等服务有机结合,把服务延伸到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的各个环节,为农民提供全产业链服务。“葫芦峪园区型”“蓝猫产业型”“玉田服务带动型”等现代农业发展模式已初探成功并迅速在全省推广。

  昔日太行山、燕山浅山区的荒山荒坡,通过土地流转、集中开发、统一规划、反租倒包,采取“大园区、小业主”的运作方式,已实现华丽转身。原来“种一葫芦打一瓢的荒山秃岭”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高标准的现代农业产业园,周边10万农户从中受益,年均助农增收1800万元。

  在河北新发地农副产品物流园,“河北省名特优农产品展销中心”格外引人瞩目。这个东西长2.7公里、面积3.6万平方米的交易区域,汇聚了全省200多家合作社的优质农副产品,实际带动全省商户近千余家,辐射带动20多万农户,基本覆盖河北省各市、县名特优农产品,年交易额近亿元。这是河北省社践行京津冀协同发展,促进首都功能疏散和产业转移的样板工程,全省98个县(市、区)的供销合作社积极融入其中,合力打造冀菜净菜进京入津的重要渠道。

  作为直接面向农民的窗口,河北省社的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建设在提高数量的同时,更加注重提升质量。通过整合基层社资源,建设集服务体系、网络体系和合作金融体系与一体的城乡社区综合服务平台。目前已建成乡镇社区综合服务中心1790家、村级农村综合服务社18339个,为农民提供系列化、一站式服务。

  在正定县塔元庄社区综合服务中心,有一幢建筑面积2571平方米的综合服务楼、近万平方米的休闲娱乐广场和一处老年公寓,内设图书室、农民专业合作社办公室、合作金融及农村电商代办点、供销社超市、多功能娱乐厅、代收话费、美容美发等20多类服务设施。这是由正定县社与塔元庄村“两委”共同打造的生活平台,农民足不出村即可享受到与城市居民一样的、方便快捷的综合服务。

  拓展服务领域:想农民所想 急农民所需

  “中心的首笔林权抵押贷款业务抵押观台镇西清流村626.1亩林地,评估总价2100.12万元,申请贷款420万元;完成磁县禾下土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土地流转交易鉴证,流转土地3800余亩,涉及农户980户;完成台城乡中郝村圈圈侠家庭农场150亩土地流转合同交易鉴证,交易金额139万元……”在磁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工作人员如数家珍般地给记者讲述着中心成立以来的一笔笔交易记录。磁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由该县国资局出资,县供销合作社管理运营。记者看到,中心内业务咨询、出让受理、受让受理、交易鉴证、抵押贷款5个窗口各司其职、协同配合。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是一个屋顶下,共同搞服务,避免了交易双方奔波多个服务场所。”

  同时,覆盖该县18个乡镇的办事处和覆盖所有乡村的397名经纪人让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的服务触角延伸到农民家门口。“经纪人收集、办事处受理、县中心交易”的运营服务体系在为农民提供便捷服务的同时,也便于交易中心掌握产权流转交易信息,提高流转交易效率。

  “将零散、闲置的农村产权通过信息整合、规模整合、交易整合变为资本,让土地生金。这就是我们农村产权交易服务的核心要义。”河北省农村产权交易中心负责人王建更说。

  在河北,覆盖省、市、县三级的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已达108家。其中,省级交易中心1家、市级交易机构11家、县级交易机构96家。目前,通过产权交易中心流转的耕地达8万亩、林地1.3万亩,累计交易额7亿多元;共完成农村产权抵押贷款35笔,共计3625万元。

  开展农村产权交易服务是河北综合改革试点工作在金融服务方面的探索之一。

  试点工作开展以来,河北省社在严格防控风险的前提下,按照“总体设计、风险把控、试点先行、稳步推进”的原则,加快构建“上下贯通、利益联结、一体化运营”的农村合作金融服务体系,构建了以投资管理、农村产权交易、小额贷款、互联网金融、融资担保、合作保险、农产品电商等11个业态为主的农村合作金融服务体系。1个业态对应1家金融龙头企业,各企业之间资源共享、功能互联、服务同步,并与省级商业性、政策性、开发性金融企业广泛合作,互助经营。

  随着金融机构撤出农村地区,农民想获得金融服务,一般需要到县城,十分不便。为解决这一问题,在综合改革试点过程中,河北省社依托基层社开办合作金融超市,农民在家门口就可以解决养老保险、农业补贴、银行卡取款转账等业务,极大地方便了农民尤其是西部太行山区的农民。目前,全省已发展供销金融超市500家,为各类农业经营服务主体融资247亿元,提供风险保障标的900亿元。

  据河北省社党组成员、理事会副主任张忠辉介绍,合作金融体系建设的基本考虑是为现代农业发展提供产前、产中、产后的全过程金融服务,让农业经营主体产权能流转、抵押够条件、融资有渠道、担保有平台、生产有保障、风险能化解、产销能衔接。在省社,建设合作金融大厦;在市县社,建设合作金融服务中心;在乡镇基层社,开办合作金融超市。各金融企业集中办公,流水作业,为“三农”提供一线式、一站式、一条龙服务。自此,河北省供销合作社形成了系统性、合作制、市场化的农村金融运行机制。

  综合改革试点开展3年来,河北省供销合作社系统探索出以农民合作社为抓手,创新组织体系;以搭建金融服务平台为载体,创新农村金融体系;以“互联网+”为引领,创新经营服务体系的新路子,圆满完成了试点改革各项任务,形成了一批典型经验,综合实力显著提升。2016年全省供销合作社系统销售、利润、资产综合比2013年分别增长77%、115%和70%。

  全国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试点评估组对河北综合改革试点的成效给予充分肯定,认为通过改革,河北供销合作社系统为农服务能力显著增强,给农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实现了历史性的“四个转向”,即由传统流通服务转向全程农业社会化服务,由传统有形商品经营转向现代流通网络平台建设,在城乡社区服务终端建设上由单纯购销型转向多业态拓展,在与农民合作上由单纯的供销合作转向生产、供销、消费、信用等全方位合作。

  在河北,供销合作社这个来自于农民的组织,在新时期如何更好地回到农民中去,如何更好地与农民联结、为农民服务,这一历史命题已经通过综合改革的推动有了初步的答案,实践将续写这一命题更加令人憧憬的篇章。

  二、山东经验

  四大路径 :摸索出“改造自我、服务农民”的实现方式

  自2014年综合改革试点启动以来,山东省供销合作社就被贴上了“农民进城打工,供销社给农民打工”的标签,然而,这只是其改革成效的一点,绝不是其全部,意义也远非如此。

  “从实践成效看,山东省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顺应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城乡发展一体化需要、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需要,体现了对新时期供销合作社改革发展道路的深刻认识,摸索出‘改造自我、服务农民’的实现方式,而且对‘三农’其他领域产生了溢出效应,具有较强的生命力和较高的推广价值。”全国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试点评估组如是评价。

  2014年5月,山东省供销合作社在6市18个县展开综合改革试点。如今,山东省社在改造自我和服务农民两方面都取得了明显效果——形成了“以土地托管为切入点推进现代农业服务规模化,以为农服务中心为依托打造土地托管服务圈,以‘党建带社建村社共建’创新工程为引领搭建协同为农服务机制,以‘3控3×6+1’H型双线运行机制为核心构建综合性规模化可持续为农服务体系”的改革路径,不仅开创了农业服务规模化新模式,为实现农业现代化提供了重要路径选择;而且还找到了在村级改造自我的实现路径,形成了强村固基、富民兴社的共赢格局。

  截至2016年,仅“村社共建”一项就为村集体和农民分别增收6.28亿元和31.34亿元。作为衡量综合改革成效最重要的一把标尺,农民受益可见一斑。

  改造自我:与农民形成利益共同体

  去年,莒南县王祥社区集体经营收入达到18万元,100亩以上的规模化种植大户有22个。

  王祥社区党支部书记昝永富告诉记者,过去社区集体收入一年只有万把块钱,村“两委”都没钱修路……这种转变始于2013年5月,相沟供销合作社联合王祥社区实施“村社共建”,共建社区服务中心、农民合作社、农产品基地等6个项目。共建后,每亩地平均纯利润从1000元提高到1600元。

  山东省供销合作社自我改造的最大特点是从“姓农”做起。

  “改造自我,首先从最基层做起,从帮助农民组建合作社开始。”山东省供销合作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侯成君告诉记者,在村级,实施“村社共建”创新工程,不仅利用党建的力量让供销合作社再次扎根农村,还为促进农村社会治理能力建设提供有效抓手。

  2012年底,莒南县社在全省率先开展“村社共建”;2013年9月,山东省社推进“村社共建”创新工程,紧紧依靠农村基层党组织,坚持与农村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精准扶贫、第一书记、经营服务相结合,与村“两委”共建农民合作社、农村综合服务社、农业生产发展项目和干部队伍,促进村集体和农民“双增收”、供销合作社基层组织向农业生产经营和农村生活服务“双覆盖”,使供销合作社从最基层实现了“姓农”的要求。

  “‘村社共建’不仅增强了农村基层党组织的政治和服务功能,探索了以合作经济方式推进强村富民的新路子,还提升了供销合作社为农服务能力和水平。”山东省供销合作社巡视员孙国伟坦言,有了“村社共建”,特别是共建农民合作社,农民合作社联合社才成了有本之木,故“村社共建”是供销合作社改造自我的源头和基石。

  截至2016年,共建村已达19839个,共建项目2.74万个。莱芜市、莒南县分别实现了“村社共建”市级全覆盖和县级全覆盖。

  打造实体性合作经济组织,是山东省社在乡镇层面的改造。

  “我们把以农民为主体的实体性合作经济组织建设作为改造自我的重要途径。”山东省供销合作社理事会副主任张传会告诉记者,依托基层社,组建乡镇农民合作社联合社,与基层社融合发展;乡镇农民合作社联合社与县级农业服务公司联合建设为农服务中心,两者与基层社共同构建乡镇层面为农服务综合平台。“这一改造彻底重构了基层社的工作机制,全面强化了基层社‘为农’‘务农’的服务功能。”

  截至2016年,山东省社系统已领办创办农民合作社16205家,组建乡镇农民合作社联合社912家,吸纳全省200.5万户农民入社。

  2014年9月30日,高密市社成立山东第一家县级区域性农民合作社联合社,市编办登记其为事业法人单位,并赋予相应职能,与供销合作社“一套机构、两块牌子”。这是在县级层面,山东省社实施的供销合作社与农民合作社联合社“一套机构、两块牌子”的改造。

  截至2016年,山东省供销合作社系统已成立县级农民合作社联合社98家,临沂、潍坊、枣庄、莱芜、济宁、德州市及所有试点县已实现全覆盖;全省已注册成立146家县级农业服务公司,实现了全覆盖。

  在省(市)级层面的改造是,构建“3控3×6+1”H型运行架构。它为构建综合性规模化可持续为农服务体系提供制度设计,确保供销合作社“为农”“务农”“姓农”,也是山东省社加大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力度的一项固本谋远的重要改革。

  为了保障农民利益,本着农民出资、农民参与、农民受益的原则,为农服务中心建设中设定了“两个比例”:一是2:8,即实体性乡镇农民合作社联合社组建中,基层社持股比例一般不超过20%,农民社员持股不低于80%;二是3:7,即在为农服务中心建设投资中,原则上县农业服务公司不超过30%,农民合作社联合社不低于70%。政府扶持资金可按比例以股权形式量化给农民社员,也可部分作为供销合作社的股权进入县农业服务公司。

  按此计算,农民社员在为农服务中心的持股最低为80%×70%=56%,既保证了农民占大股,构建了供销合作社与农民的利益共同体,又密切了与农民的利益联结。

  “只有让农民参与并有更多的话语权,让农民得到更多利益,让基层社得到更好发展,让农业现代化更快推进,才能保证为农服务体系的可持续运行,保证供销合作社改革的顺利推进。”侯成君坦陈。

  服务农民:构建现代农业的社会化服务体系

  “目前我国发展适度规模经营,还有一种有前景的方式,就是土地托管。”今年两会上,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强调,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一个单纯品种数量方面的调整,而是要改变发展方式。

  “在服务农民方面,山东省社系统探索了以土地托管为核心内容的社会化服务模式。通过服务规模化逐步推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从平原地区到丘陵、山区,从粮食等大田作物到经济作物、果树乃至畜禽饲养、房屋,托管的业务内容也从土地作业到畜禽饲养作业。”山东省供销合作社理事会副主任许广民说,长期实践探索中,土地托管主要形成了包括以“耕、种、管、收、加、贮、销”一条龙的“保姆式”全托管和两项以上服务内容的“菜单式”半托管服务两种方式,农民可根据自身需要选择,深受欢迎。

  为增强土地托管能力,山东省社加快为农服务中心建设。经过反复实践探索,在平原丘陵地区以大田作物托管服务为主的为农服务中心,形成“3公里土地托管服务圈”;在山区以林果等经济作物托管为主的为农服务中心,服务半径约6公里,辐射面积约10万亩,大致形成服务圈。“这些标准都是围绕服务成本最低、效率最高、农民收益最大而设定的。”许广民告诉记者。

  为更广泛推广土地托管,山东省社加快推进“两个延伸”“两个提升”,服务对象由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专业大户等适度规模经营主体向分散经营农户延伸,服务领域由大田粮食作物向山区、丘陵经济作物延伸;服务手段由机械化服务向全产业链科技进步提升,服务方式由提高农业生产水平向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提升。

  通过土地托管,可增加有效种植面积10%以上;实施规模化农机作业,可使粮食作物每亩增产10%—20%,为农民节支提效400—800元/亩,经济作物可达千元以上;开展专业化统防统治飞防作业,可降低农药使用量20%,有效防治率超过96%……

  以玉米为例,为农服务中心依托配方施肥、烘干作业等服务每亩地可为农民增收270元。同时,为农服务中心也每亩获利150元,形成了真正的双赢局面。

  与此同时,服务规模化形成的生产标准化、集约化优势,为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提供了条件。

  高密市孚高农业服务公司借助土地托管形成的优势,与省级农业龙头企业山东望乡食品有限公司联合开展专用小麦订单生产和深加工;还与正大集团合作,推动由玉米订单生产、饲料加工向养殖业发展;已带动当地订单小麦、玉米种植面积10万亩。

  枣庄市山亭区店子供销合作社成立枣店香大红枣合作社,托管的6万亩大枣价值大幅提升,产值由原来的亩均不足3000元,提高到8000元以上。

  临沂河东区社通过为农服务中心建设形成了种植业、肉鸭养殖业、加工业、服务业全产业链闭合的农业全程社会化服务新模式新业态,每年肉鸭加工能力达到2000万只,年饲料生产能力60万吨,可为60万亩粮食作物提供规模化服务。

  淄博池上镇供销合作社托管农村闲置住宅,发展乡村旅游,实施精准扶贫,用两年时间帮助池埠村脱贫摘帽、找到可持续的致富路。

  实践效果是最好的证明。3年时间,全省土地托管面积已达2107万亩(不含复种指数)。为此,山东省社提出,到2020年建设1500处为农服务中心、实现土地托管服务圈涉农乡镇全覆盖的目标任务。

  与此同时,在加强科技应用、升级农村现代流通服务体系、构建农村合作金融服务体系、整合资源形成为农服务协同机制等方面改革在齐鲁大地上也开展得有声有色。越来越多的农民获得了供销合作社提供的多种服务,认可其为农服务能力。

  已然,山东省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落地生根、积厚成势,并呈现“大潮奔涌逐浪高”的壮阔景象。这与山东省供销合作社人的拼搏进取、激情实干分不开。大家都以饱满的热情、激昂的斗志动起来、做实事,他们的改革激情、奉献精神、担当意识以及敢于啃硬骨头的勇气令人敬佩。

  山东省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翻过一山又一山,快马加鞭未下鞍。

  三、浙江经验

  “三位一体”:相融相生大合作惠“三农”

  在这个充满变革的时代,日新月异的变化在各地、各领域时刻发生着,农业领域也不例外。传统农业迈向现代农业、小农经营转为规模经营、粗放型农业转入集约化农业,这一系列变化对农业服务主体——供销合作社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战。主动适应现代农业在内容、主体和方式上的变化,也成为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动因和目标。

  作为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试点省之一,在3年的改革实践中,浙江省供销合作社探索出了符合自身实际的道路——重塑和整合为农服务体系,打造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联合会。浙江省供销合作社主任邵峰说:“现代农业服务已全面进入转型期,市场化供给将全面替代行政化供给,体系化服务将全面替代点状式服务,协同式服务将全面替代单一式服务。我们农合联服务体系建设也尽最大可能加速转型过程、缩短转型时间,尽快形成以农合联为大平台的大合作、大服务、大产业全面发展的新格局。”两年多来,在大平台构建的改革实践中,生产、供销、信用三个主体都在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实现着自身的价值提升和重塑。

  生产合作:小草湾的农家姑娘变身老板

  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大通农场的总经理胡友娣,年纪不大,但是丰富的经历让她的身上呈现出了明显的成长印迹。农家姑娘的质朴踏实、游走市场的干练聪慧,都在这张年轻的脸上清晰地展现。胡友娣初中毕业便进城,后来又回到家乡成立了小草湾果业专业合作社。面对当地猕猴桃种植面积大,但是种植者品牌意识普遍不强、市场竞争无序、品种更新不及时的现状,胡友娣深感焦虑。正在寻求做大做强猕猴桃产业机会的她,与推进综合改革的上虞区供销合作社一拍即合,开启了深层次的合作,共同成立了大通农场,进一步延长了合作社的产业链。

  “我们正在推进 ‘三位一体’农合联试点和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紧抓为农服务和社有经济提质增效。大通农场是上虞区‘三位一体’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联合会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新型合作经济项目。”上虞区社主任姚一松介绍道。2016年9月23日正式开园以来,位于上虞区丁宅乡丁宅村的大通农场已经呈现出现代农业的气象。一个个规划整齐的大棚内,培育着猕猴桃、水蜜桃、葡萄、火龙果、草莓等全新的品种,现代设施农业展现出勃勃生机。农场还为周围的合作社提供先进的种植技术,为消费者提供采摘休闲的乐园,为学生提供参与农耕、体验农业的试验田。在这个流转土地面积达800亩的农场中,“公司+农户+农民专业合作社+电商平台”的“互联网+”运作模式已见成效,农场已成为集采摘、餐饮、观光、休闲、科研于一体的现代农业示范园。

  “供销合作社有资金、有技术、有销售渠道。”胡友娣这样说道。于她而言,曾经的合作社理事长,不仅在与供销合作社的合作中实现了自身的提升,也在带动社员致富的路上多了一个依靠、多了一条路。大通农场依托上虞区社(农合联执行委员会)的综合实力,整合供销合作社企业绍兴大通电子商务公司的平台优势和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技术优势,给合作社提供先进的种植技术、顺畅的销售渠道及冷藏,避免了集中上市带来的价格竞争。“通过项目的实施,既能取得较好的经济、社会、生态效益,也有利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一二三产业有效融合,引领并带动区域化合作经济和优势产业可持续发展。”姚一松如是说。在配套发展餐饮、观光农业、休闲旅游、网上订单等现代化产业的大通农场,胡友娣也实现着自身的突破。“线上线下”结合、“农商文旅”融合,这些实践为合作经济现代农业提供了新样本,也为从业者找到了新的价值定位和目标。

  供销合作:在大平台中实现价值提升

  周华萍是临海市涌泉镇一家合作社的技术员,负责给合作社产品做农残检测。如今她又多了一个身份——涌泉镇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联合会的工作人员。在这里,她的主要职责是给农合联成员送检的产品做农残检测。“这相当于给成员多一个了解自家产品的渠道。很多合作社没有自己的检验团队,之前产品直接送给相关部门做检测,在送检之前自己没有了解农残的途径。现在可以先送到农合联,我们检测没有问题,再给相关部门去检验。多了一道把关人,多一份食品安全保障。”周华萍解释道。

  在涌泉镇农合联服务中心,成员不仅可以了解农残信息,生产、销售、金融、培训等各方面的服务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这里是一个为成员提供综合性、一站式、精准化服务的“社员之家”。

  “社员之家”的成立,给农业生产主体构建了新平台,也为供销合作社带来全新的机遇。在临海市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实践中,建设“三位一体”农合联成为改革的着力点,作为农合联执行委员会的供销合作社在这次改革中实现了价值提升。截至目前,临海市的“三位一体”改革已经完成了市镇两级农合联组织体系的构建,设立了农民合作经济服务中心、农产品展示展销中心、农村电商服务中心、农民培训中心4大服务平台。

  临海市农民合作经济服务中心原本是市供销合作社下属的为农服务综合大厅,在农合联大平台构建中,为更好地服务会员和全市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该中心承接了各相关单位划转的农民培训、农民信箱、农产品营销、合作社规范提质等4项具体职能,并将逐步承接和开展农机作业、企业策划、展示展销、废弃物综合利用、质量检测、疫病防控等服务。服务中心负责人吴敏智介绍:“服务中心之前针对供销合作社领办的合作经济组织提供帮助,随着农合联的构建及其他服务内容的承接,服务功能比之前更加完备、服务领域比之前更宽,方法也更完善。”临海市供销合作社主任兼农合联执行委员会主任王志坚表示,由农合联牵头,联合浙江农资集团、农民专业合作社等单位,将共同组建临海市农合联山海绿色大联盟。联盟以全面提升农产品的质量和食品安全水平为切入点,打造农业产业更富裕、农产品更安全、农民服务更均衡的社会化服务新路子。通过绿色联盟的构建,帮助合作社解决因抓质量建设、投入加大而丧失市场竞争优势的担忧,树立质量取胜理念,扭转“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同时,下一步还将加强农产品品牌建设,以“区域公共品牌+企业自主品牌”为运作模式,将柑橘、杨梅、茶叶、西兰花4张名片打造成区域公共品牌。市农合联和主管部门制定区域品牌的准入门槛及统一标准,由农合联资产经营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借力市场资源,农产品展示展销推介等方式,推进区域公共品牌建设,通过品牌的力量,让农户把握定价权,实现农产品的溢价、增加农民收益,提升特色农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信用合作:利益共同体让农村金融服务更到位

  遍布城乡的105家老供销超市展示着温州市瓯海区供销合作社改革的进程,而最能代表改革成效的不是这些超市,而是超市对金融服务的引入。走进这些超市,农民不仅可以买到日用消费品,便民支付、农产品销售和协储、协贷等各类金融服务都能在这里找到。这不是简单的嫁接,而是生产、供销、信用三者真正的有机融合。这种融合,缘于一个利益共同体的建立。

  如何扩大信用合作的覆盖面,将信用合作与生产、供销合作更紧密地结合起来,一直是“三位一体”农合联构建中亟须破解的问题。在推进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中,温州市瓯海区率先成立了全国首家“三位一体”实体公司——瓯海农合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其中瓯海农商银行、区供销合作社、区农民合作社联合会(农民合作社227家以会员制加盟)股份分别占比54%、45%、1%,成为融合生产、供销、信用的实体性经济组织。公司董事长兼瓯海农商行董事长潘志坚说:“通过组建这样的实体性公司,把我们生产、供销、信用三兄弟紧密地连在一起,现在我们就是一家。公司成立后发挥大平台资源整合优势,推出多项为农服务新举措,共同承担着为农业、农村、农民提供生产、生活、金融等各类服务的功能。”

  借助瓯海农合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积极推进信用合作发展,开展农民合作社信用等级评定、农民资金互助会、“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业务和农民合作基金等4项信用服务举措,为“贷款难”“融资难”的农户提供各种形式的贷款便利,并尽量降低贷款利率。潘志坚表示,农户的信用成为贷款的主要依据,其中“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业务和农民资金互助会最受农户欢迎。截至2016年底,受理农民资产评估业务2733笔,评估金额达166.3亿元;成功发放授托代管贷款4629户,金额达11.72亿元;盘活农村资产300亿元,惠及农户达10万户;全区规范运行资金互助会4家、扶贫资金互助会1家、农民合作社信用部1家,涉及入会资金3878.14万元,成员2237人。

  实体性公司的成立不仅为农村金融问题破题,借助公司的资金优势,供销合作社的日用品、农产品流通等服务也得以拓展。2015年12月,农合实业公司全额注资成立瓯海供销超市有限公司。通过大力打造“百村百店百站”工程、全面改造原出租供销合作社、对瓯海农商银行的22个网点进行扩容等方式,全面铺开老供销超市网点建设。目前,已经建成105家。公司还发挥自身平台优势,采取“公司+合作社+基地”“公司+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户”等订单形式,打通“农超、农市、农企”对接渠道,目前已与20家农民合作社签订农产品销售合同,产品销售额达300万元以上。农合公司与温州侨乡花卉专业合作社合作推进温州花城工程建设已被列入2017年温州市重大项目。潘志坚表示,下一步农合实业公司将把实体化运作向镇街推进,并已在郭溪街道成立了“三位一体”农合联综合服务中心。2017年,公司将把实体化运作向其他镇街全面推广。

  四、广东经验

  上下贯通:协同布局农村经营服务“一张网”

  自2014年广东成为全国4个综合改革试点省之一,广东大地便掀起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浓郁春潮,改革寻索日夜兼程。

  如何从“中国第一经济大省”实际出发进行试点定位?如何借力“改革开放试验地”探索“换道超越”?如何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背景下再塑“广东特色”?

  广东省供销合作社系统选择把创新农业服务作为主攻方向,坚持龙头带动、市场运作、协同发展,在“联合合作”上下功夫,在“上下贯通”上做文章。两年多来,通过省、市、县三级供销合作社的产权对接、业务对接,20个试点县社新增经营服务网点2184个,新增项目投资额16.8亿元,新增经营场地11.6万平方米……改革让这个站在我国市场经济最前沿省份的供销合作社体系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重回百姓视线,重回服务一线,并以实践证明,供销合作社可以通过市场化运作获得更强的生命力,承载更多的责任。

  龙头带动 联合合作 加快打造现代经营服务体系

  攻势重在摆拳发力,正所谓龙头起,事业兴。

  在广东省供销合作社系统破釜沉舟的综合改革进程中,作为龙头的社有企业是“做活全省一张网”的关键。广东省供销合作联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李朝明一直笃信,只有龙头足够强大,才可能带动整个系统蓬勃发展。

  因此,针对广东省供销合作社系统经营网点零星分散、经营业态传统滞后等问题,广东省社以双线运行为指导,制定深化社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和深化直属企业改革实施方案,推进以产权制度为核心的体制机制改革。随即,各级供销合作社围绕做强做大龙头企业、推动产权业务对接、推进经营网络升级等重点任务,加快跨层级纵向整合和跨区域横向联合发展。在确保对经营网络和龙头企业控制力的基础上,加强与社会资本对接,启动实施事业合伙人计划和事业创始人计划,推行经营层、骨干员工持股,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在增强企业内生动力、发展活力和经济实力的同时,推进龙头企业通过产权联结、业务对接、管理输出等方式,全力打造供销合作社上下贯通、高效对接的现代经营服务体系。

  如今,一批“天”字头省本级龙头企业在广东省社的强力推进下率先蓬勃崛起。广东天禾农资股份有限公司,入选广东省企业500强,成为以现代农技服务为先导,以直达终端的配送体系为支撑,专业提供作物解决方案和优质农资产品的农业综合服务商;广东新供销天润粮油集团,作为广东省重点农业龙头企业,经营以粮油为主的农副产品生产、加工、贸易、电子商务及仓储配送等业务,通过“直营门店+商超团购+子公司+加盟合作+大宗贸易+电子商务”等多种模式,正打造全省农副产品的经营服务平台;广东新供销天业农产品公司,专注于农副产品的冷链物流和经销配送业务,正致力于成为广东省库容量最大、冷库网络布点最广的冷链物流企业,未来3年将建成覆盖全省的冷链物流网络;广东新供销天保集团,则是国内首创再生资源全产业链运营的高新技术环保企业,成为广东省资源综合利用龙头企业。此外,广东新供销农业小额贷款公司则成为广东首家全省性的小额贷款公司。在省级龙头企业发展战略的带动下,广东各级供销合作社也涌现出一批批区域龙头企业,如广州宝生园、茂名明湖百货、新兴百惠、英德“即送网”等。

  同时,以龙头为引领的经营网络也开始提档升级。比如广东天禾农资公司实施网络终端化战略,建立配送中心63家,编制作物解决方案1000多套,直接对接基层网点和种植大户1万家,每年开展田间技术指导和种植试验示范1万多次,形成“深耕广东、覆盖华南、走向全国”的农资现代经营服务网络;广东天润粮油集团加快构建粮油连锁经营体系,已建设配送中心33家、粮油连锁超市400多家,对接终端门店3800多个,建成了集粮食生产及相关服务、加工、仓储、销售等于一体的一二三产业融合的粮食全产业链……

  有了龙头,如何带动并联合合作?李朝明介绍,针对经济基础较好、创业积极性较高、联合合作意愿较强的市、县社,省社通过对接重组、相互参股、联合投资等方式,共建区域公司,共同开发项目,推进直属企业与其进行产权和资本联结,推动可持续发展;对暂不具备产权合作条件的市、县社,省社通过物流配送、连锁加盟、共建配送中心等方式,推动直属企业与其进行业务对接,着力形成规模优势,提升市场竞争能力。

  如今,已有近80个市、县供销合作社与农业企业合作组建子公司,连接基层经营服务网点超过7500个,与20个试点县社均实现了业务对接,与其中70%的试点县实现了产权对接,合作组建公司75家,对接基层经营服务网点7531个,业务覆盖全省所有市县。此外,依托省级龙头企业,全省系统正逐步构建农资、粮油、日用品、再生资源4个专业电商平台,上接总社“供销e家”,下连基层,用“互联网+”的新方式推进供销合作社系统上下联合合作。

  聚焦主业 复兴基层 上联下引搭建为农综合服务体系

  上下贯通才能直达基层,聚焦主业方能彰显使命。

  在云浮市新兴县元头岗村,洪平伟和谭志兰夫妇的10亩农田在“作物专家”的指导下长势喜人,这些“作物专家”正是来自当地供销合作社与广东天禾农资通过产权联结创立的子公司——广东天禾农资云浮配送有限公司。这种由龙头企业与市、县级及基层供销合作社达成的上联下引,能够克服以往合作社不合作、联合社不联合、企业有资源有技术却苦于下村难等症结。广东天禾农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邹宁也表示:“借助各级供销合作社庞大而深入的网络来搭建农业企业直接服务于农户的农化服务体系,这是我们综合改革以来最大的进步和收获。”

  其实,“龙头带动、上联下引”的改革指南在云浮市新兴县随处可见。无论是广东天禾农资云浮配送有限公司崭新的办公、仓储场地,还是百惠超市连锁内醒目的天润粮油铺位、货架,抑或是与广东新供销天保再生资源发展有限公司共建的云浮市新供销天保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公司院内的再生资源回收分拣中心。云浮市新兴县供销合作社主任任仲健告诉记者,在改革中,他们基层供销合作社通过龙头企业的带动及供销合作社资源整合,使得为农服务能力得到了明显增强。

  在这种强劲带动下,“推进网络向基层延伸,强化基层组织服务功能”成为综合改革进程中的另一核心诉求与顺势成果。广东省社制定《为农服务综合平台建设指导意见》,启动农业社会化服务惠农工程建设,推动省、市、县三级社有企业,通过产权联结、业务对接、服务延伸等方式,建设一批功能较完善、带动力较强的为农服务综合平台。纵向衔接上游供应链和下游基层组织、经营网点,横向对接经营服务网络,逐步实现各业务板块有机融合,省级经营服务网络与基层组织协同发展。

  在英德市西牛镇金竹村综合服务社,统一的绿色牌匾整齐划一,多样服务分门别类。服务社负责人林伟全告诉记者,综合服务社直接服务农民生产生活,非常方便。成立于2014年12月23日的金竹村综合服务社由西牛镇基层社联合村委会合作建成,是英德市社系统首家村级综合服务社,涵盖农资、日用消费品、邮储、摩托车年审代办、农村金融等公共服务和社会化服务。随后,英德市社又依托社有电商平台“即送网”,开设网上供销合作社镇村级电商服务中心,打造“5公里半径服务圈”,有效整合日用消费品、农产品、农资供应、惠农贷款等业务,将服务下沉的同时又“搬上网络”,与其他为农服务一并振兴基层。英德市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付尚波告诉记者,综合改革以来,英德市社以直属企业为依托,上接省、市供销合作社经营服务网络,下联基层经营服务网点,不但增强了为农服务的能力和积极性,也让农民得到了更多实惠。

  通过此类联合合作、上联下引,达到了推动基层社分类改造的可喜态势,加快打造了一批融自主经营主体、为农服务载体、合作经济组织联合体于一体的新型基层社,也让供销合作社逐步深度融入农业生产大链条。目前,20个试点县全部完成基层社分类改造,有效统筹县域经营服务资源,建设为农服务综合平台133个,全省已建成农村综合服务社和城乡社区综合服务中心4242家,共领办创办农民合作社3471家。

  如此一来,“全省供销一张网”步步疏导,上下贯通的联结实效更加明显,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综合平台的目标指日可待,改革红利进一步得以释放。正如广东省副省长邓海光在全省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所说:“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供销合作社经营业绩逆势上扬,充分说明综合改革改出了动力,也充分证明供销合作社发展必须依靠改革,才能使老树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8日 16:50      来源:共产党员网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