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党建 时事要闻

卢恩光:“五假干部”

  【解说词】2016年2月,十八届中央第九轮巡视对国家发改委、民政部、司法部等32家单位党组织开展专项巡视。王岐山同志在动员部署会上要求,要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突出坚持党的领导,聚焦全面从严治党,深化政治巡视。这轮巡视发现,各单位党组织在管党治党上不同程度存在问题。也有中管干部因此落马,司法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卢恩光就是其中之一。

  卢恩光(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我就是个官迷。想想自己走过的这20多年的路,就像梦一样,就像一场噩梦,自己疯了。

  【解说词】调查发现,卢恩光是一名年龄造假、学历造假、入党材料造假、工作经历造假、家庭情况造假的“五假干部”。这是改革开放以来一起罕见的个人情况全面造假,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领导干部的典型案件。卢恩光的严重违纪问题得以浮出水面,源于中央巡视组巡视司法部时,核查他入党材料时的一个发现。

  陈毓江(时任中央第六巡视组副组长):发现他是1990年填报的入党志愿书,有这样的表述,说学习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大家知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是发生在1992年,两年以前就能够学习两年以后的小平同志的讲话精神,那么很显然他这个入党的材料是伪造的,或者说是后补的。

  【解说词】发现这个重大疑点后,巡视组对卢恩光的全部档案进行了更详细核查,发现了更多可疑细节。

  陈毓江:80年代卢恩光在山东工作的时候,那在最基层,他是民办中学教师,同时又是乡党委副书记,又同时他又是乡镇企业的负责人。这三个身份能在一个人身上,这就很奇怪了。

  【解说词】巡视期间,卢恩光恰好是司法部党组与中央巡视组进行联络的负责人,经常要和巡视组打交道。通过观察,巡视组更感到他档案里的造假内容,应该不止入党材料一项。

  陈毓江:看他干部履历表,又有法学的博士后的研究经历,同时,又是管理学的博士,但是跟他接触看他言谈举止,跟他这些这么高的学历、这么高的研究能力,好像不太沾边,相反倒是觉得他在拉关系、套近乎、曲意逢迎这方面,这个能力倒是挺强的。

  【解说词】巡视组将发现的问题线索移交中央纪委,随着调查展开,卢恩光20多年金钱开道、造假买官之路一步步被还原。

  【字幕:卢恩光老家 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高庙王乡】

  【解说词】20多年前,卢恩光在老家其实是个小有名气的私营企业主。这家现在已经半停产的工厂,当年生产的诺亚双层玻璃杯畅销全国。卢恩光脑子灵活,爱搞小发明,双层玻璃杯这个点子让他迅速攒下上亿身家。但他信奉“万般皆下品,唯有当官高”,一心只想当官,而且达到了痴狂程度。

  卢恩光:就是觉得干什么事儿都没有当官有身份。尤其你看,当时那个年代,不管你多大的企业老板,跟县里科局的人在一块吃饭,那企业老板都得坐在下面,都是科局的人你得让到上首去。

  【解说词】1992年卢恩光看到乡里有的企业老板名片上印着“公司党委书记”的头衔,深感羡慕,萌生了混入党内的念头。

  卢恩光:我这个入党,突击入党。我突击入党,这一开始入党目的就不纯。你入了党之后,咱们可以成立党支部,可以当这个书记,多个官衔。

  【解说词】如果按正常程序,从申请到入党需要一到两年时间,卢恩光嫌这太慢了。他找到时任高庙王乡党委书记的李恒军帮忙,李恒军收了卢恩光5000元钱,突击发展他入党。《入党申请书》和《入党志愿书》是1992年同时写的,同时交的,为了看起来更合理,特意把申请书时间往前倒签了两年,因此闹出了1990年就穿越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大笑话。

  李恒军(时任高庙王乡党委书记):申请书、志愿书填写了,就是开党委会的时候得把志愿书拿上去,有一个人介绍,最后表决通过。说实话就是连参加党委会的其他副书记、党委成员也不看,就是有一个人介绍介绍,最后通过。

  【解说词】混入党内后,卢恩光又通过工作经历造假混入公职人员队伍。卢恩光的企业当时挂靠在高庙王乡中学,他请托时任校长帮他出具假的民办教师履历材料,再用它申报转为公办教师,获得国家干部身份。

  张庆祥(时任高庙王乡中学校长):我这事有责任,帮助他造假,一没教过课,二没上学校上过一天班。

  【解说词】1993年,聊城地区出台“民营企业家挂职科技副乡长”政策,卢恩光觉得机遇来了。他通过一番又跑又送,当上了高庙王乡科技副乡长。

  姜峰(时任阳谷县委组织部长):他上办公室,给放到桌上。现金,有时候掂着烟,报纸包着,一撂那。临走他说这是我个人一点心意。

  安世银(时任阳谷县县委书记):这个放在玻璃杯里,把钱放在里边,说给你拿了几个杯子,你到那儿给我宣传宣传。

  【解说词】虽然科技副乡长只是个挂名虚职,但卢恩光觉得终于当官了,十分高兴。

  卢恩光:那时候就觉得,我已经光宗耀祖了,到我父母坟前,那真是好好地祭拜一番。谁要是再喊卢董事长、卢总,那时候心里就觉得不懂事, 我都副乡长了。

  【解说词】很快,卢恩光又被任命为乡党委副书记,职务由虚变实,实现了仕途真正起步。1997年底,阳谷县四大班子换届,卢恩光觉得解决副县级将是关键一步,于是不惜花重金多方请托。

  汪文耀(时任阳谷县委副书记):他进入了副县级干部预备考察人选,差额、用三个考察五个,这个时候他找过我。

  张敬涛(时任聊城市委书记):一万两万三万四万,所以说你追都追不上他,放下就走。

  【解说词】高庙王乡、阳谷县、聊城市的多名主要领导干部放弃党性原则,在用人关口上开绿灯,卢恩光顺利当上了县政协副主席,成了副县级。但他发现人们仍然只拿他当老板,不拿他当领导,顿感失落,懊恼不已。

  卢恩光:没人拿我当过副县级领导干部,从心里还是把我当一个企业老板看待。我当时就在日记上写的,没有这个壳产生不了我,脱不开这个壳长不大。

  【解说词】卢恩光所说的“壳”就是给他带来巨额财富的企业,为谋求仕途发展,他逐步把企业转移到哥哥、侄子等人的名下,但实际上他开设的注册资本总额上亿的5家企业,直到落马都是他自己在幕后严密控制,实质上形成了集官商于一身的互利关系。

  卢恩光:主要原因自己还是贪,经济利益、贪心。再一个原因挣了钱拿过来之后行贿、犯罪,买职务级别,买官。

  【解说词】满脑子封建官本位思想的卢恩光,制造了和企业脱离的假象后认为完成了身份转变,又开始了向上一级的“冲刺”。这一次他的目光投向了省城,开道手法仍然是大把撒钱。1999年5月,山东省政协因人设岗,增设鲁协科技开发服务中心,将卢恩光调任中心副主任。一年多后,又任命他为中心主任,成了正处级干部。

  袁义法(时任山东省政协办公厅主任):党组会上大家都同意把他调来,干这个科技开发服务中心,来为机关创收,为机关发福利创收。完成任务以后,平常上班他来不来我们不管。

  【解说词】党组会都认可了,组织人事部门也就抱着走过场的心态,不仅不认真把关,甚至明明发现问题也不深究。当时就发现他的档案严重不全,学历、任免文件、工资表等重要内容缺失,但工作人员只是要求卢恩光把档案补全,至于补来的材料是真是假,没人关心。

  朱星光(时任山东省政协办公厅人事处处长):真的假的,肯定是捣过来了,然后给他放进去了。档案里面这些东西是全的,上面来考察我,我没有少东西,等于我交差了就行了。

  【解说词】卢恩光就此有了完整的档案,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进京做官。中国残联下属的华夏时报社成了他进京的第一块跳板。2001年,他安排自己的企业拿出500万元,通过其它企业捐助给报社,谎称是自己拉来的捐款,因此得以调入华夏时报社任职,成为副局级。2003年为了能顺利提任正局级,他再次拉来了1000万所谓“赞助”,其实同样是自己企业掏的。

  卢恩光:我当时不承认是我自己的钱,我说我给你们拉的赞助。就是为了体现自己的政绩,有能力吧。

  【动画展示1997-2003卢恩光岗位、级别变化】

  【解说词】1997年到2003年,是卢恩光仕途的高速发展期。这段时期,他一年换一岗,六年提六级,从乡到县再到省再到北京,从副科级到正局级,火箭速度的背后是金钱助推。

  卢恩光:这就是经商形成的一种恶习,送钱是习惯,不给人钱就觉得这个事儿好像就缺点什么似的。

  【解说词】虽然已经进了北京,成了正局级,但卢恩光认为报社不是党政机关,不是从政的主战场,一心想调入政法、组织、纪检等系统。为了实现目标,卢恩光把钻营升迁当作事业,把所谓的商业成功模式复制到政治生活中。

  卢恩光:制定了三个狠抓、两个满意,三个狠抓就是狠抓工作,狠抓领导,狠抓群众。满意就是让领导满意,让群众满意。他关注的事儿你得干好,他重视的事儿干好,再一个牵扯到大家利益的事儿你得干好。

  【解说词】调到司法部后,卢恩光在司法部附近租了房子,七年多时间很少回家,一门心思投机钻营。每晚回到租住房都要反思当天情况,多年来每天睡觉前默诵“知足常乐,老天厚爱,你已功成名就,睡觉”;早晨醒来再激励自己继续“奋斗”,默诵“不知足常进取,功名就在前边,努力前行。”

  卢恩光:每天早晨就是再困,到那个点就是周末我也不允许自己睡懒觉,你该起床了,功名就在前面。就警告自己,坚定不移地往前走,走到哪儿算哪儿。

  【解说词】卢恩光能调入司法部并成为副部级干部,司法部有关领导有重大责任。当年卢恩光为了经营和领导的关系花了大力气,也因此在组织选拔副部级干部时得到有关领导的多次推荐。

  李源伟(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他对领导的生活可以说关心照顾得无微不至。每周都去给领导同志家里送菜、水果、各种肉食、半成品,什么书架坏了,钉钉修修补补的这种小事,全是他在搞服务。

  【解说词】能成为副部级甚至超出了卢恩光自己的想象,让他自己也开始觉得不踏实。巡视期间,虽然他并不知道档案正在被重点查看,但心情整天高度紧张。

  卢恩光:提了副部以后,中央又提出来从严治党,也觉得当了副部也未必是好事。

  【解说词】副部级意味着是中管干部了,也就成了中央巡视组、中央纪委都要重点监督的对象,而一个靠各种造假拼凑起来的假人,注定是经不起查的。卢恩光其实只断断续续读完了高中,随着职级不断晋升,他不断“完善”自己的学历,后来的本科、硕士、博士文凭,都是或靠买、或靠送、或靠混得来的。卢恩光年龄也造假,由1958年篡改为1965年,一下小了7岁,使得他在历次干部选拔中有了年龄优势。家庭情况也严重造假,他共有七名子女,但只填报了两名,其它五名子女均通过假手续落户在其它亲戚家。连卢恩光这个名字都不是本名,而是自己改的,恩光二字意思是“感恩父母、光宗耀祖”。

  卢恩光:我就在家里都不允许(孩子)他们叫爹叫爸爸,不允许,要不叫姨夫叫什么的,我说别出去,喊走了嘴。可以说你这些造假,你所获得的这些利益。一方面跟你自身这是筋骨相连,就好像戴着假面具,就是粘到脸上了,跟骨头都长一堆了,没有胆量,或者没这个智慧摘下来。

  【解说词】卢恩光极度扭曲的价值观,固然是导致这一切的重要原因,但更需要反思的,是他升迁路上的各级党组织。20多名不同层级的党员领导干部收受贿赂,多个相关单位党组织不仅没有监督,连基本的管理都谈不上。不少收过卢恩光好处的人后来听说他成了副部级,自己也觉得实在荒唐,但他们自己也正是这荒唐后果的酿造者之一。

  安世银:我有错误,而且有些错误很严重。叫我喊他政治部卢主任,我这脑子自己都接受不了。

  张敬涛:卢恩光这样的人能当副部级干部吗,但是刚才我跟你谈的这个问题,那为什么在你这个关口上,为什么没有把他卡住呢。

  【解说词】卢恩光虽然是个极端案例,但这如同一面镜子,照出了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意义,也反射出党内政治生活存在问题。现在,卢恩光案相关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包括省部级干部都因管党治党失职失责被严肃追责,警示所有党员干部坚守纪律底线,保持清正廉洁,做合格共产党员。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0日 02:43      来源:央视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