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听家书 品初心|史砚芬:“我死后 有我千万同志 他们能踏着我的血迹奋斗前进”

【听家书】

  1928年9月27日,是中秋节的前一天。这天,天刚蒙蒙亮,一个穿着整齐的年轻人走向了雨花台刑场。这个人名叫史砚芬,24岁,江苏宜兴人。曾领导宜兴秋收起义,打响了江南农民武装起义的第一枪。1928年5月5日,他在台城召集秘密会议时被捕,九月就义,他的亲人冒险前来收殓遗体时,在他内衣的口袋里,发现了这封血迹斑斑的诀别信——

诀别信原件

亲爱的弟弟妹妹:

  我今与你们永诀了。

  我的死是为着社会、国家和人类,是光荣的,是必要的。我死后,有我千万同志,他们能踏着我的血迹奋斗前进,我们的革命事业必底于成,故我虽死犹存。我底肉体被反动派毁去了,我的自由的革命的灵魂,是永远不会被任何反动者所毁伤!我的不昧的灵魂必时常随着你们,照护你们和我的未死的同志,请你们不要因丧兄而悲吧!

  妹妹,你年长些,从此以后,你是家长了,身兼父母兄长的重大责任。我本不应当把这重大的担子放在你身上,抛弃你们,但为了大我不能不对你们忍心些,我相信你们在痛哭之余,必能谅察我的苦衷而原谅我。

  弟弟,你年小些,你待姐姐应如待父母兄长一样,遇事要和她商量,听她指导。家里十余亩田作为你俩生活及教育费。固我死以后,不要治丧,因为这是浪费的,以后你能继我志愿,乃我门第之光,我必含笑九泉,看你成功。不能继我志愿,则万不能与国民党的腐败分子同流。

  现在我的心很镇静,但不愿多谈多写,虽有千言万语要嘱咐你们,但始终无法写出。

  好,弟妹,今生就这样与你们作结了。

  你们的大哥砚芬嘱

  ——史砚芬给弟弟妹妹的诀别信

  史砚芬又名余晨华、余仁华、严文、史文馨,1904年3月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官林镇义庄村,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他和弟弟妹妹三人靠祖母、母亲纺纱织布维持生计,母亲把振兴家族的希望都寄托在史砚芬身上,从小就对他管教很严,教育他要做一个正直诚恳的人。史砚芬的远房叔叔是个地主,有一块荒地,史砚芬想种一点蔬菜,给家里解决一些生计问题,可是没想到叔叔不同意,还用棍子教训了他一顿。他不堪欺辱,就到江西南昌投奔舅父,并在南昌高等审判厅任文书。在南昌,史砚芬接触到了江西、湖南等地的群众运动,看了许多进步刊物,思想觉悟不断提高。

  1926年,史砚芬的祖母病故,他回到义庄村的家中。1927年,史砚芬经人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成为共青团宜兴县委书记,组织指挥了著名的“江南农民暴动第一枪”——宜兴农民暴动。暴动结束后,组织分配史砚芬负责共青团江苏省委工作。他在当年召开的中共南京市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共南京市委委员。1928年5月,史砚芬参加在南京台城举行的一次秘密会议时被捕。被捕后,他虽然受到了酷刑拷打,但坚决不投降。敌人对史砚芬的至死不招束手无策,最终判处他死刑。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史砚芬便给弟弟妹妹写了这封诀别信。他和弟弟妹妹的感情很好,自从母亲和祖母相继去世后,他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成为了家长。因此,在诀别信中,他不得不将家长的重担交给了年幼的妹妹。

  史砚芬的狱友贺瑞麟在《死前日记》里记录了史砚芬牺牲当天的情景:“今日六时,史砚芬、齐国庆、王崇典几位同志……拖向雨花台执行死刑。砚芬临行时,身着到南京来的青绿色直贡呢夹长衫、汉清送给他的白番布胶皮底(鞋)、白单裤。因为刚洗过脸,头发梳的光光的。他第一个先出去,神气最安逸……砚芬临去时,向我们行一个敬礼,……‘再会’。”

  延伸阅读

雨花台烈士群像

雨花台烈士群雕像

  在雨花台,留下姓名的烈士有1519名,平均年龄不到30岁,最小的只有16岁。很多人在牺牲前,都以书信、谈话等形式留下过只言片语。 

邓中夏

  “同志们,我要到雨花台去了,你们继续努力奋斗吧,最后胜利终究是我们的!  

  ——邓中夏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写给党中央的信

  邓中夏1894年10月5日出生于湖南省宜章县邓家湾村。是我党早期的一位卓越领导人和杰出的工人运动领袖,又是我党的一位重要理论家和学者。

  1933年5月15日在上海法租界邓中夏不幸被捕,被叛徒供出了真实身份。在狱中,他以一个共产党员的钢铁意志挺住了敌人的残酷摧残。监狱地下党支部通过难友对邓中夏说:“同志们很关心你,你有什么打算?”邓中夏听后激动地说:“请你告诉大家,就是把邓中夏的骨头烧成灰,邓中夏还是共产党员。”

  1933年9月21日的黎明,邓中夏从容地穿好衣服,大声高呼“打倒国民党!”“中国共产党万岁!”“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向刑场走去。临刑前,宪兵问“你还有话吗?”邓中夏回答:“对你们当兵的人,我有一句话说,请你们睡到半夜三更时好好想一想,杀死了为工农兵谋福利的人,对你们自己有什么好处?!”敌人害怕邓中夏同志进行革命宣传,命令立即开枪。就这样,在雨花台下,邓中夏为共产主义事业英勇地献出了年仅39岁的生命。  

恽代英

  “浪迹江湖忆旧游,故人生死各千秋,已摈忧患寻常事,留得豪情作楚囚。  

  ——恽代英就义前留下的豪迈诗篇

  恽代英,原籍江苏武进,1895年生于湖北武昌。1915年,进入中华大学学习。这一年,陈独秀创办了著名的《青年杂志》(第二卷改为《新青年》),恽代英受它影响积极投身革命活动,后来成为武汉地区五四运动主要领导人之一。1920年,恽代英与林育南等人创办利群书社,成为武汉地区传播新思想、新文化的重要阵地。1920年春,恽代英到北京,与李大钊、邓中夏等建立了联系,开始研究并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这年秋,他翻译并发表了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的部分章节。不久,他受《新青年》杂志委托翻译并出版了考茨基的中期著作《阶级争斗》,对毛泽东、周恩来、董必武等一批重要领导人都曾发生过深刻影响。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同年底,恽代英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与邓中夏等一起创办和主编团中央的机关刊物《中国青年》半月刊。为宣传革命思想,传播马克思主义,呕心沥血,精心编辑,亲自撰写并发表了100多篇文章和几十篇通讯,使《中国青年》成为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主张、揭露和批判国民党右派的重要阵地,成为青年们最喜爱的进步刊物,培养和影响了一代青年。

  1923年,党在广州召开了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了与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政策,恽代英坚决拥护党的这一政策,提出要在统一战线中注意“为无产阶级树根基”。1926年1月,在国民党二大上当选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不久,中国共产党为加强在黄埔军校的工作,派他担任军校政治主任教官,兼任军校中共党团干事,并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任教。他和黄埔军校著名共产党员熊雄等领导军校内的党团员,团结国民党左派,与蒋介石等国民党右派进行坚决斗争,被国民党蒋介石认为是“黄埔四凶”之一。1927年1月到武汉,主持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工作,任政治总教官,同蒋介石、汪精卫背叛革命的行径进行坚决斗争。同年7月,他奉中央之命赴九江,任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委员,参与组织和发动南昌起义。起义失败后赴香港,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12月参与领导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他奉命撤退到香港,组织寻找和转移起义失败后流落香港的同志。1928年6月到上海,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秘书长,主编中央机关刊物《红旗》。1929年调任中央组织部秘书长,协助组织部长周恩来工作。1930年5月6日,恽代英在上海被国民党当局逮捕。1931年4月29日,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南京,时年36岁。 

郭纲琳 

  “永是勇士。”  

  ——为了表示坚定,郭纲琳在狱中把铜钱磨成了心状,并镌刻上述字样

  郭纲琳,1910年生,江苏句容人。她出生时,家中十分阔绰,可以算是句容的名门望族。因为在家中排行老四,人称“郭四小姐”。1926年,16岁的郭纲琳进入句容县立初中读书。1929年,郭纲琳考入上海中国公学读书。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校方极力阻挠爱国学生的抗日救亡运动。郭纲琳带头冲进校长室,当面质问,“为什么不抗日?为什么不让我们成立抗日救国会?”她又毅然猛敲学校校钟,集合同学召开大会,并登台演讲,痛斥反动政府,号召同学们要坚决抗日。经过郭纲琳等同志的努力,终于在校园里组织起了抗日救国会。

  经过抗日救亡运动的锻炼,郭纲琳于1931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年底转为中共党员。1932年“一·二八”事变发生,淞沪抗战随之爆发,上海民众全力支援第十九路军英勇抵抗进犯的日寇。郭纲琳代表中国公学爱国学生,参加了中共江苏省委领导的上海学联的工作。

  1934年,郭纲琳调任共青团上海闸北区委书记。之前,区委已两次遭到破坏,环境险恶。郭纲琳毫无畏惧,接受任务后,积极投入工作中。同年1月12日傍晚,她秘密前往海宁路开会,布置绸厂罢工事宜时,因叛徒出卖而被捕。不久后,郭纲琳被押到南京的宪兵司令部看守所,敌人继续对她威逼利诱,她始终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入狱后,全家人多方营救,本来有好几次机会可以出狱,但都因为郭纲琳拒绝在国民党拟好的“悔过书”上签字而作罢。1937年7月1日凌晨,敌人将郭纲琳作为重点惩处对象,关进判了死刑即将执行的犯人囚室。敌人用尽了严刑,企图让郭纲琳屈服,他们用铁扛子压,直到郭纲琳昏过去,又用冷水浇。郭纲琳醒来后依然高呼革命口号,敌人连忙用烂菜来堵住她的嘴。最后,敌人气急败坏,决定对郭纲琳处以极刑。27岁的郭纲琳被押到雨花台,临刑前,她大笑着说:“你们关了我4年,我凭着真理,凭着对人民的忠贞,凭着党给我的教育,将你们的阴谋诡计打得粉碎,可见我是胜利了。”

曹顺标

  “死没有什么可怕的,如果我死了,只有两件事感到遗憾。一件是再不能革命了,我为革命做的工作太少;还有一件是,我只活了十九年,还没有恋爱过。”  

      ——曹顺标牺牲前与狱友的谈话

  曹顺标,又名曹均,浙江萧山人,1913年出生在商人家庭。1930年在上海大夏大学附属中学读书时,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因参加革命,被学校开除,在上海一家小书店里做了几个月的校对后,继续从事革命活动。

  1932年7月17日,中共江苏省委在沪西的共和大戏院,召开江苏省民联代表大会,讨论反对《上海停战协定》、组织北上抗日义勇队及筹备全国民联等事项。大会召开前,中共江苏省委和共青团江苏省委派出工作人员以义演募捐援助东北义勇军的名义前往大戏院租借会场,戏院老板郑福珍为了赚取租金,欣然同意。17日清晨,曹顺标、温济泽等十多位大会工作人员提前来布置会场,发现有几个特务模样的人穿插在人群中。感觉形势不妙的他们向主持大会的同志建议延期开会,但已经来不及了。会议刚开不久,大批武装军警就把会场包围了起来。敌人共捕去88人,史称“共舞台案”。起初他们被拘在上海市公安总局,一周后解到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后来,敌人感觉案情重大,又将他们移解到南京宪兵司令部。

  虽然曹顺标和同志们分头找人串联,统一了口供的口径,但却遭到叛徒的出卖。在宪兵司令部看守所,曹顺标和温济泽关在一个囚室里。当时已是九月,天气渐凉,他们合盖一床薄棉被,每天夜里都在被窝里悄悄谈心。预感到自己会被判死刑,有天夜里,曹顺标对温济泽说:“我牺牲后,希望能把我埋在大路边,我看到了我们的红军打进南京城,我才能闭上眼睛。”他还说起自己心中有一个暗恋“对象”。原来,曹顺标在民联工作时,曾遇到过一个女同志,他对这个热情大方的女孩很有好感,女孩也对他敢作敢为的性格十分钦佩,彼此都有一种初恋的感觉,但是谁也没有开过口。这次谈话后,他背诵了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他背完后,笑着说:“我现在只有两者皆抛了。”

  1932年10月1日清晨,曹顺标被敌人押向雨花台刑场,从容就义,年仅19岁。他牺牲后,那位他生前喜欢过的女孩将自己的名字改为“纪均”(纪念我君之意),以示永恒的纪念。

  在雨花台烈士中,还有很多青年,他们什么都没留下,我们只能从苍松翠柏间感受他们曾经的青春。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8日 16:08      来源:共产党员网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70100